【BTS】【正泰】EUPHORIA

homuko:

*抑郁症果&元气泰 双向暗恋

*校园

*HE OOC我的 11000+

*治愈和被治愈

*防弹0518回归一切顺利。永远的花样年华。以后也会继续陪伴你们。


本来准备投小号的............。结果发现自己悲惨的无法淡圈,所以,所以我又来产粮了T T

这里特别 @詞窮人生 

 唯一给我小号点小红心的亲故_(:з」∠)_第一个总是需要被记住的


【正文】


“你是阳光与雨交界最美的颜色。”


01.

*


"哐当——”


在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中,白色书柜轰然倒塌。厚重的书籍一瞬间如同流水倾泻而下,砸在地板上发出尖锐的声响。站在房间中间的少年大吼着,眼眶发红,双手上抛之时无数纸片彻底散开,破碎的花瓣从天而降。

还没完。

还没有——

我要——

少年捂住自己的脑袋,在一声彻底崩溃的大吼中他的手朝旁边唯一显得整齐的书桌挥去,以至于从手上传来的刺痛他都彻底忽略。放满了物品的书桌失去了平衡向一侧倒去,和着台灯、相框和笔记本,通通随着倾斜的角度坠落至地面,玻璃碎裂声,硬物的撞击声,发出难以辨别的多重奏,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少年终于失去了力气,朝后一仰倒在满是白纸的床上。他的脸埋在柔软的被单里,肩膀上下耸动,他竭力忍耐着夺眶而出的眼泪,难以抑制。

神经近乎麻木。

房间里冷气开到最低。像冰,沉重而冷漠。仿佛空气冻结。

手掌之间一道鲜明的血痕显得无比突兀,鲜血汩汩流出,可少年却没有丝毫的感触。

颤抖。

全身都在颤抖。

扑面而来的绝望。

去死吧。打开窗户吧。这样也许还更能让我解脱。

可是——

“谁来.......”田柾国咬紧自己的牙关,声音细微得难以听见。

他的手握住白色的床单,仿佛那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谁来救救我.......”

少年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像是渴望为自己筑成一个安全的巢。

他抽噎着,泪水从眼角划至脸弧,一滴又一滴,滴在床单之上加深了白色。

“拜托了——”

破碎的相框里是少年美好的笑容。抱着一只雪白的兔子,笑颜如同盛开的雏菊。

02.

*

今天田柾国又没来学校。

金泰亨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望着旁边空空如也的自行车道。那个总是留着逗号头的冷漠男没有推着自行车面无表情地从自己身边走过,他吸了口手里的草莓牛奶,吸管被他咬得有点瘪了,他舔了舔嘴唇凝视着街道,绿树成荫。有猫缩成一团在车顶上睡觉,初夏的天气还很凉爽,风有着令人舒坦的温度。

穿着红色卫衣的少年单手揣在兜里,眨着眼睛定睛看向不远处田柾国住的公寓。跟他的卫衣是一样颜色的公寓。

“hey.”

忽然有人拍了拍金泰亨的肩膀。他吓了一跳,转过头看见的是提着塑料袋的郑号锡,里面装了大大小小的易拉罐。

“愣什么呢?”

郑号锡露出了他的心形嘴,笑着攀住金泰亨的肩膀,用手在他太阳穴的位置使劲地转。

“痛、痛啊号锡哥...!”

“哈哈哈哈哈谁叫你刚才不理我啊?”

“你哪儿叫我了!?”

“就是刚才啊!”

“我%*&^*$&^$*&(__痛死啦——————!”

*

自行车车轮在平坦的地面上骨碌骨碌地转,金泰亨跟郑号锡肩并肩走在一起,他看着自己的运动鞋在路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带着水渍的脚印,黑色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下意识吸了一口所剩不多的草莓牛奶。

“诶,下周又要考试了,还不知道该找谁对个答案......”

郑号锡叹了口气,推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走。显然没注意到金泰亨正埋着头琢磨着什么。

田柾国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

“找智旻吧?感觉他理科挺擅长的?唉但是他可能跟我不是一个考室啊...阿西不知道找谁了。”自言自语自言自语。

他生病了么?可是看他平常挺喜欢锻炼身体啊,腹肌应该比我多好几块吧......

“哎!南俊哥应该能行吧?泰亨你觉得怎么样?”

真不正常,而且他这次还是托家人给老师请的假,其他什么消息都没有——

不对。我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泰亨?泰亨啊!”

郑号锡用升高一个key的音调才好不容易把金泰亨拉了回来,后者睁大了他的大眼睛眨了几眨,看起来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隔了半天他才对着郑号锡说了一句

“号锡哥,恋爱是什么感觉啊?”

“什么?”

郑号锡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摔了。

从半期考试到谈恋爱,这中间迟怕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吧。

“我很认真的。”金泰亨一脸严肃。

郑号锡很是无奈地挠了挠脑袋,“这个嘛......当你发觉到你做什么事都会关注到那个人,遇到什么总会往那个人的方面想的话....也许就是前兆了吧。”

金泰亨若有所思地发出“喔——”的一声,拖长了语调让脑子更好地吸收这句话所包含的含义,可是紧接着他十分明显地震了一下。

——做什么事都会关注到那个人。

——遇到什么总会往那个人的方面想。

那不是.....那不是......

“.......号锡哥!!!”

金泰亨猛然抓住了郑号锡的衣领剧烈摇晃了起来,脸蛋都莫名其妙地涨红了。

“阿西..!怎么了啊突然——”

“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03.

*

“柾国,有人找你。”

房门被拘谨地推开,田柾国应声转头,是满脸担忧的妈妈,她皱着眉头想要看清儿子的表情,无奈房间太过阴暗。

“是谁?”

“你一个叫金泰亨的同学。”妈妈站在门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好。”椅子被推开的声音。

金泰亨.......

很久没看见他了。

“柾国啊...你要记得吃药......”

“我知道。”

田柾国抿抿嘴唇,下意识看了看包在胳膊上的纱布。

“今天份的我都备好了。”

*

推开门是背着双肩包的金泰亨。他看起来比自己的妈妈还要慌张一些。

只不过他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其他的情绪,田柾国还没反应过来,脑门上就是来自金泰亨手指的一次暴击。

田柾国顿时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你这家伙!怎么今天不、不来学校啊!?”

结巴得太显而易见了。

田柾国觉得有些好笑。但依然绷着脸没什么感情起伏地说道。

“我好像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吧?”

金泰亨一时间语塞了。

“我是班长——”

“那班长,”田柾国平视跟他差不多高的金泰亨,他的发梢微翘,“进来帮我讲讲最近的课程可以吗?”

“你、你说我?”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满脸问号地指指他又指指自己,点点头。

“嗯。”

*

金泰亨觉得什么都很新奇。

包括田柾国家的客厅,穿着家居服的田柾国,以及看见自己满面笑容开始准备晚餐的田妈妈,虽然自己很是委婉地拒绝了,不过田妈妈依旧看着自己笑得很开心。

——“果果很久没让同学来家里玩了。”

似乎是他的小名,金泰亨看着田柾国有些不情不愿的脸。好像是不太喜欢听见这个名字。

不过金泰亨同学总是喜欢特立独行。

“果果?”他尝试着唤了一声。

“......”

田柾国皱起眉头,用口型比出‘别说这个’。

也许是很细微的变化,金泰亨总觉得田柾国的脸有些红了。

不过忽然又觉得挺可爱的。

“果果~”嘴巴张成圆形,尾音上翘了,金泰亨软软地重复了一遍。

田柾国握住房门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关了门田柾国又收回了起初的温和,脸上垮下来,没什么好气地对着金泰亨说道。

“你跟我有这么熟吗?”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金泰亨没来得及反应,首先就看到了田柾国手上的纱布。

“你受伤了?”

说出的时间只相差了几秒。

田柾国说完觉得有些后悔。他看着金泰亨的眼神逐渐黯淡了下来,内心忽然有些不太好受。

“别往心里去。都是气话。”田柾国说道。

“是你要我进来的啊......”

“......最近情绪有点起伏,不太好控制。”

“跟家人吵架了?”

“...嗯。”撒谎了。

田柾国瞥了一眼旁边新买的书柜。

“你妈妈挺温柔的啊。”

“不是。”田柾国摇摇头,只好无奈地让自己大哥背锅,“我跟硕珍哥有些矛盾。”

“噢......”金泰亨若有所思的样子,随之朝田柾国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没事啦。我以前也经常跟我哥哥吵架的,没一会就好了,别放在心上!”

我也希望能够“没一会就好”。

可是对我来说,不太容易啊。

甚至说可以用困难来形容了。

“谢谢你。”

田柾国猝不及防的道谢让金泰亨懵了一会。

“你、你说什么?”

然而田柾国又摇了摇头。

“没什么。”

*

你骗人。

金泰亨走出田柾国家门的时候这么想道。

明明就对我说谢谢了。

04.

*

田柾国打开窗户探出头去,看见金泰亨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小区弯弯折折的道路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桌子上放着有他温和字体的教材,他说,明天来学校记得还给我。

虽然他点头是答应了。不过谁知道,如果在学校犯病的话,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若是刚好走在学校的走廊上,自己也许会失去理智翻身跳楼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田柾国环顾了一圈自己的房间。金泰亨肯定不会猜到的吧,这其中的大部分东西都是新买的,之前的很多家具都被摔得粉碎了。

一片狼藉。

田柾国举起自己的手,手背向着天花板。手心有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已经结疤了,不过看起来依旧是渗人的。刚才金泰亨坐在自己的旁边的时候,他一直捏紧这只手成拳头。

害怕他看见了。

不是自卑。不是其他关于自己的情绪。

只是害怕他会被吓住,然后对自己敬而远之罢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在意别人的想法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一个如此封闭的人了。

封闭得近乎能够毁灭自己。

他看着金泰亨留下的教材,盯了好一会,随后他慢慢起身,让它平摊着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然后捂紧了。

*

金泰亨。

田柾国反应过来,发现卷子上写的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他的名字。

近乎慌乱地,他连忙拿起笔划了好几道密集的黑线,直到最后连‘金泰亨’这个名字的半点痕迹都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突兀的黑疤。

他抬头,最前排坐着啃着笔头的金泰亨,不知道是觉得题难还是简单,表情不停切换。

对田柾国来说,也是特别莫名其妙地,只有考试能他的心情平静下来。

也许是考场的安静。也许是做题需要的专注。

不过那一次,他算是彻底地乱套了。

交上去的时候试卷一切都很完美,而唯独那个黑疤看起来奇怪得很。

*

思绪回转。

田柾国低下头吻了吻书的封壳。

原谅我。

我十分自私地把你当成了只属于我的药剂。

05.

*

Cause I'm kicking up stones without you
因为没有你 我闲来无事 四处晃荡

Can't pick up the phone without you
没有你 我不愿拿起电话与别人联系

Hide until tomorrow
独自隐藏 直到天明

06.

*

“你给号锡说你谈恋爱了...是怎么一回事?”

金南俊围着围裙,很是少见地站在洗槽边洗着碗,手上全是飘着柠檬味的肥皂泡泡。

金泰亨坐在沙发上,以十分懒散的姿势握着遥控器换台、一听这话他一个不小心手滑切到少儿频道。

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开心地举着捕捉网,在海底平原上蹦蹦跳跳地追着海蝴蝶。

什么叫我“谈恋爱”啊?

说我“单相思”还差不多吧。

“哥是你的耳朵不好,还是号锡哥的耳朵有毛病?”

“什么?”

金南俊抬起头来看他。

海绵宝宝绊到了地上的小石子,朝前一扑带着派大星一起滚下了山坡。

金泰亨叹了口气。

“谈恋爱是最终环节,现在连step1都没过啊。”他嘟起嘴巴。看起来挺委屈。

都怪那家伙太冷漠了。搞得我总像贴冷屁股似的。

说什么,女孩子们喜欢高冷霸道总裁,田柾国也挺冷的,让她们真来试试追追他,看她们以后还喜不喜欢总裁这种设定。

金泰亨想着想着思绪又飘至了天际。

不过啊。

既然我是喜欢他这个人的,那就不管其他什么东西,把自己美好的一面都献给他吧。

*

让他开心一点。

07.

*

结果田柾国还是在第二天来了学校。

放下书包他收到无数人的目光,似乎每个人都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又似乎每个人都难以启齿,连空气都收敛起来,他所经过的地方都带着微妙的尴尬。

直到他来了。
金泰亨开开心心抱着文件夹进了教室,刚坐进座位里的他看见田柾国瞳孔一震,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就是一个冲刺冲出了教室。哪知道一群男生看见他跟中了奖似的,抱着几盒粉笔就往外边追去。
中途五颜六色的粉笔撒了一地,田柾国还有点没搞清楚情况。
“金班长!吃粉笔啦!”
……
什么?
田柾国满脸疑惑。
“我——拒——绝——啊——!”
教室里的同学开始哈哈哈笑起来,估摸着金泰亨应该是被人抓住了。
旁边的女孩子看着田柾国迷茫的样子,忍不住解释道
泰亨啊跟大家打赌呢,如果今天你来了,他就直播吃粉笔来着。
“说话要算数啊班长!”
“我不!!!”

金泰亨凄惨(?)的大吼声响彻整栋教学楼。

为什么要吃碳酸钙?
吃点喜欢的东西不好吗。傻子。
田柾国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抿着嘴偷偷笑了会,直到金泰亨被一群穿着校服的男生们抬进来又放到座位上,他才勉强收住了笑意。
显得狼狈不堪的金泰亨同学转过头来正好跟田柾国对上了眼神,紧接着他嘴角上扬,四方嘴露出可爱的笑容,朝着田柾国比了一个V。
特殊的“早上好”问候方式。
田柾国心里一颤,紧紧抓住桌上的笔让自己保持一种不受任何影响的表情。他转过头尽量不去看金泰亨的眼睛。
——黑曜石一般的眼睛。
闪烁的光一瞬间让他措手不及。

*


果然是天使啊。


这很犯规你知道吗。


08.

*

“果果?”

田柾国闻声抬头是抱着篮球的金泰亨,他的鼻尖痣淡淡的,此时此刻两个人只隔了一支笔的距离,田柾国看得很清楚。

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过。

从入学到现在,可以算是最近的一次了。

见田柾国没有答应,金泰亨挠了挠脑袋。他记得田柾国是不喜欢别人叫他小名的,结果自己又一个没忍住直接脱口而出了。他单方面觉得有些尴尬,连忙朝田柾国开始解释道。

“呃...我要跟同学去打篮球,你、你一起去吗?”

小心翼翼。

金泰亨同学觉得自己这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放下了架子,又怂又怕地邀请人去打篮球,还是个...男人?按常理说自己叫人去操场从来都是勾肩搭背一拍即合马上就走。

当然是‘按常理’了。

田柾国总是个别情况。对他来说。

田柾国一瞬间差点被金泰亨的眼睛吸进去。一副眼巴巴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样子,要说不简直过分了。

不...应该是太过分了。

“可以。”他点点头。

*

重度抑郁。

记忆中的自己坐在医院冰冷的钢制椅上,旁边的妈妈拿着刚出的检查报告单,手指颤抖得不听使唤。她抱住自己继而开始嚎啕大哭。

柾国啊...妈妈真的对不起你——

真的对不起。

【你没有错。】

【只是我自己太过于绝望而已了。】

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这绝望到底出自何处。

措手不及。

自杀未遂多次。被送进医院也是多次。被邻居发现,被家人,或者是被兄弟姐妹,太多了,多得习以为常的程度。

怎么活下来的?

大概只是因为运气罢了。

直到他出现了——

*


然后改变我的整个世界。


09.

*

金泰亨三步两步跳上通往操场的台阶,衣摆飞扬,划出一道柔和的弧线。田柾国手揣在衣兜里默默跟在后边,看着太阳将金泰亨的影子拉长,像个映在地面的风向标。

连自己都难以发觉,自己全程都是笑着的。

有太阳照射时,冰就会融化。

事实上金泰亨打篮球的技术不太好,不过大家都惯着他,主动都把球传给他,经常金泰亨中了三分球大家一起欢呼的时候,其实都很心知肚明了,全都让着金班长。大概只有金泰亨自己还自我感觉良好了。

今天也依然如此。

田柾国手里拿着一罐可口可乐,坐在一旁的平台上边喝边看,甘甜的饮料顺着喉管流入肺腑,他舔了舔嘴唇。阳光正好,像极了一部被日常充斥的校园剧拍摄现场。

黑发少年弯曲膝盖,手臂环抱的篮球被他慢慢抬高,短暂的缓冲中他像一支离弦的箭瞬间跳起,手里的篮球顺势沿抛物线上升,这时候他又像凌空的鸟,碎发飞扬,下落之际他转过头,朝着同是黑发的少年露出一口白牙。

毫无疑问是对着自己。

心空莫过于如此。

田柾国一瞬间将脑中所想抛至了九霄云外。

“哐。”

篮球落进篮框。

破天荒的,所有人都张开双臂欢呼起来。

“金班长打得最好的一次!!”男生们一不小心吐露了真心话。

“诶——!?”

“啊没有没有——”

金泰亨跟队友一阵打闹,笑开心了他立马去寻找田柾国的身影。当然了,他依旧坐在平台上。虽然看不太清楚,但金泰亨总觉得他是笑着的。

真难得啊。


你终于笑了。

*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从球场上跑过来,拍了拍衣服也准备跟着一起走了。可是说时巧那时快,金泰亨跑到他身边来刚准备扑上去给他来个熊抱,旁边跑来的学生一不小心跟田柾国直接撞在了一起,田柾国衣兜里的东西全被撞了出来,钥匙链,校卡,餐巾纸,还有一板铝箔制的药片。

学生也匆匆忙忙似乎急着见人,满脸焦虑地说了声抱歉就头也不回地跑远了。金泰亨满脸黑线,说了声我帮你捡吧。直接弯下腰来帮田柾国一个个捡起来。

田柾国没有来得及说‘不要’。最后他只好僵在了原地。

“喏。接好了,有点多......”等金泰亨全部收好递到他手上的时候,一个瞥眼他看见了铝箔上印的药片名称。

帕罗西汀。

这个是——

“谢谢。”田柾国有些慌张地接下了,把东西收进口袋之时他明显不自然。


糟了。

忘记吃药了。

田柾国表情不太好看。


感觉到气氛陷入了瓶颈之中,金泰亨轻皱着眉头看了看田柾国,随后连忙转了个话题,说道

“一起吃饭吗?”

田柾国面露难色,内心挣扎了很久他才说了一句

“...不用了。”

一下子。

金泰亨的脸,上面有显而易见的失落,他的眼角顿时垮了下来。

什么情绪都是写在脸上的小老虎。

“......”

田柾国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金泰亨的脑袋。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他轻声说道,“这个不能耽搁。”

田柾国发誓这绝对是对金泰亨说过的最多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心逐渐升腾起来的焦虑强制性压了下去。

——谁叫他一直以来都是个把所有事都憋在心里的人。

“下次可以吗?”

金泰亨眼睛睁得大大的。

忍不住问了。

“嗯。”田柾国点点头。

可以的。

*

金泰亨收着自己扔在篮球场上的背包,望着田柾国依然是手揣在衣兜里,只不过现在与自己成背向而行,而且行走的脚步明显加快了。

他很忙吗?

金泰亨又不知不觉想起刚才的药名。

帕罗西汀。

是很熟悉的名字,又同时让他心中一阵不安。


10.

*

书包被粗暴的扔在一边,田柾国以连滚带爬的慌张冲到学校的直饮水台跟前。一把药片被他倒进嘴里,他来不及顾住自己狼狈的样子,拧开开关直接一口水猛吞。

他捏住自己的衣领,另一只手扶住边缘不住的喘气。

四周没有人。

田柾国使劲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隔了好一会他才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神,额头磕在坚硬的边缘之上,眼睛紧紧闭着。

药效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发挥出来,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忍耐。

脑内如麻。又像是掀起惊涛骇浪。

明明只是延迟了时间而已。

明明只是——

半小时而已。


“妈的...”田柾国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了一句。


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我有什么资格去喜欢他。


11.

*

金泰亨走在回家的路上,身边依然走着推着自行车的郑号锡,只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人。

金南俊手指在手机上快速打着字。

“你说叫什么名字?”

“嗯....”金泰亨尽力回想着,“帕罗西汀。”

“帕罗西汀?!”

金南俊字还没打完,郑号锡倒是先炸了。

“怎、怎么?!”

“那是抗抑郁药物啊!你忘了吗?玧其哥以前就是吃的那个。”

与此同时金南俊也找到了。

“用于治疗抑郁症。适合治疗伴有焦虑症的抑郁症患者,作用比TCAs快,而且远期疗效比丙米嗪好。”他顿了顿,“亦可用于原恐障碍、社交恐怖症及强迫症的治疗。”

金泰亨感觉自己脑子“嗡”一声响了。

“喂——泰亨啊!你去哪儿!?”

背后传来郑号锡和金南俊的叫声,跑远的金泰亨朝他们挥挥手。

“那家伙的公寓!”

*

“啊呀。是泰亨——”

“阿姨!”金泰亨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喘气,“柾国呢!?”

他来不及做出该有的礼节了。

围着围裙的田妈妈本来还擦着手上的水渍,听到金泰亨着急的语气愣了愣。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她杏仁般的大眼睛盯着金泰亨看了好一会,随后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你说柾国吗?他在屋里写作业呢。”她笑,眼角漾起几条鱼尾纹。

金泰亨经历了一场瞳孔地震。回缓过来他才发现自己是大惊小怪了。

“我可以..进来吗?”

他试探般问道。

“当然可以——不用找鞋套啦,直接进来吧。”

*

我在哪里生活,哪里就是无人区。

翻着杂志田柾国偶然扫到了一篇文章的开头。房间的冷气依然开得很低,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视线凝聚到这篇文章中,他的眼睛开始扫描每一个文字。

“常年戴着耳机,用iPod把自己和世界分隔开。”

“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个孤独的险情。”

“热闹的方式很单一,孤独的模式却很丰富。”

文章很短,没一会就看完了。田柾国沉默半天又摇摇头。

说的不就是我吗。

门口响起一阵不太清亮的敲门声,隔着一扇门田柾国都能感受到门外人的胆怯。于是他起身,合上杂志,拖鞋踩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门锁转动。

他看到的是金泰亨的脸。

*

“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你。”金泰亨琢磨着用词。

我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

他会觉得不舒服吗。

“你——有抑郁症吗?”

他难得在田柾国的脸上看到了惊讶。

隔了很久他看见田柾国抿了抿嘴唇。


“没有。”

“你想多了。”


12.

*

金泰亨一直觉得田柾国是不太善于表达心中的感情的。似乎对每个人都是如此。

问他累不累,他会说不。问他你心情不好吗,他会强打精神说没事。问他你需要休息吗,他会说不用,然后起身离开。

可是。

拜托了。

——请给我一点关心你的权利啊。

“你又骗我。”金泰亨低下头,看见田柾国挂在脖子上的白色耳机线,声音闷闷的。

“我没有。”

“明显就是。”

“真的没有。”

“你别装了。”

金泰亨一句话让田柾国如鲠在喉。

“那是我朋友的。我给他留着。”

田柾国说完就后悔了。

我哪里还有朋友啊。

欲盖弥彰。

*

“这是我发病的时候,让自己给弄的。”

两人站在房间的正中央,田柾国抬起那只受伤的手,结疤的伤痕看起来依然有点吓人。

金泰亨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然后这些家具...”田柾国指了指旁边的家具,“书柜、桌子、椅子...这些都是新买的。当时全被我砸烂了。”

“还有我不是没交作业吗?都被我撕了个干净。”

“我自杀过很多次了,不过都被身边的人救了下来。”

田柾国坐下来,看似平静,手心却渗了不少的汗。

看金泰亨张大了嘴一脸震惊的样子。行吧,田柾国想道。

我估计是要失去他了。

然而下一秒,田柾国感受到身上一阵暖热。

低下头他看到金泰亨蓬松的发旋和紧紧环住自己的手臂。


“你可以...早一点告诉我的。”金泰亨头埋在他的肩窝里。


“这样你就不用再忍受这么多痛苦了。”


13.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一个月又随着季节变换悄然流逝。

闷热的夏风中金泰亨穿着一件白色的polo衫,手里的冰淇淋快化了,他一只手拉着田柾国的衣摆,舌头伸出去把溢出来的草莓冰淇淋舔了个干净。

沁人心脾。

“吃这么多,小心拉肚子。”

田柾国看了眼舔了一圈嘴唇的金泰亨,忍不住去刮了刮金泰亨的鼻子。

“生如夏花之绚烂!”金泰亨身子一倾顶了田柾国一把。

夏天挺好的。

是冰淇淋的专场,碳酸饮料的味道最浓郁的时候。

“还死如秋叶之静美呢...”

“挺有文化的不是?”

“不。”

金泰亨憋起嘴巴。

“行了——别把冰淇淋往我嘴里塞——金泰亨!”

*

末班轻轨的最后几站空旷的车厢。

在摇晃中金泰亨握着扶手,玻璃窗外是城市的夜景。

霓虹灯,建筑,广告牌,仿佛静止的江面。

“泰亨。”

旁边的人轻声喊了声他的名字。

心中有种像风一样飘过的感觉。

转过头去,如同巨大的草莓冰淇淋在脑内融化,留下一道道淡粉色的河流。

田柾国吻上了金泰亨的嘴唇。


我们都不太合群,我们都对嬉闹适应不良,我们都偷偷得意着自己的无人区的生活,我们都贪婪地摄取每个孤单的机会。

——我们之中要排除一个你。


14.

*

今天的阳光是柔和的,看起来薄薄的,轻盈得像飘动起来的雨幕。

田柾国一个人走在宽阔的大道上,不少骑着自行车的行人与他擦肩而过。他看着手机里金泰亨发来的消息,轻笑一声手指开始在屏幕里打字。

【给你买了的。】

手里提着沉甸甸的饮料。

【嗯。今天的药也吃了。】

感觉情绪挺稳定的。

【那等着我,一会就】

没有输完,金硕珍突然拨进来的电话打断了田柾国。设有金硕珍来电照片的界面不停在他的面前晃啊晃,是他抱着一只羊驼的滑稽照片。晃得田柾国的眼睛有点花。

硕珍哥?

怎么想着我了?

摁下通话键,通话时间自动开始计时。从00:00开始。

“喂?”

原本还想着调侃金硕珍几句。可金硕珍一开口直接让田柾国脑内一片空白。

“啪”

塑料袋掉在地上的声音。

田柾国转头就往称反方向的车站跑去。

“柾国,快来医院。妈妈的心脏病又犯了,现在在ICU——”

*

晚上七点。

金泰亨在自家房间里踱来踱去,眉头皱得皱纹都冒了出来。他看着手机里田柾国迟迟没有回复的消息。心中的焦虑不止一丁点。

他会来的。

一定会来的。

分针转动,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小时。对金泰亨来说如同半个世纪。

他迟到了。

金泰亨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上被开水烫起来的水泡,做东西的时候一不小心沾上了,疼得他呲牙咧嘴,皮肤火辣辣的。

但毕竟都是为了他。

为了那家伙。


“你说好了会来见我的......”他嘟囔着。


背影有些落寞。


15.

*

打开卧室门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薄荷味的,似乎才被打理了一番,整个房间干干净净,其中仿佛穿插着妈妈拿着扫帚忙碌的身影。

也许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倒下的。

田柾国深吸了一口气。

把门上了锁,他贴着墙慢慢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只有夜光闹钟闪烁着微弱的光亮。闭上眼睛,他陷入纯粹的黑暗。

他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恶魔再一次张牙舞爪地朝他伸出了手。

他摸到书架上的一个盒子,着魔了一般打开它来。里面是一把锋利的小刀。

——既然身边的人都会离你而去。

那么先一步走也不成问题。



16.

*

金泰亨接到了一个号码。是来自田柾国的。

惊喜之余他又觉得不让田柾国尝点苦果子吃是不行的,心一横他想干脆不接算了。哪知道打一次还不够,电话没完没了的响,按理说不太像田柾国的性格。

想了半天金泰亨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好。”

来自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嗯?”

“我是柾国的哥哥,我在他电话里只看到了你的号码。”男人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希望你转告一下他,妈妈没事了,已经转进普通病房了,叫他不用担心。”

金硕珍坐在病床边,显得坐立不安。

“他的手机忘记拿回去了,我没办法通知他...那孩子有很严重的抑郁症,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干出什么事来,我现在要陪着妈,抽不出空——”

“拜托了。谢谢你。”

金泰亨连拖鞋都忘了换,撞开家门就冲了出去。

我家离他家只有几分钟的距离。

“柾国...”

他无视家人的叫喊声,直接越过树丛跑出小区大门。


请等等我。


17.

*

To love oneself is the beginning of a lifelong romance.


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他对准自己的手臂上的动脉,刀刃在微光中反射出刺眼的光亮。

他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什么在阻碍你的自我毁灭?

我不知道——

你没有以前那么决绝了。什么在限制着你?

别说了。

我真的,什么都——

“柾国!”

门外响起震耳欲聋的大吼声,随即是房门被敲打的声音。

田柾国一怔,思绪被唰地拉回了现实。

“柾国!你开门啊!”

门外的拍打声越来越重,似乎还传来那个人的哭腔。田柾国心里狠狠地绞了一下,可是他的视线此时此刻全都集中在那把刀上,身体麻木,无法动弹。

门外的人也彻底暴走了,跑去客厅找了把坚硬的椅子。咚咚咚地开始砸起门来。

金泰亨突然‘嘶’地一声,手上被椅子的边缘擦破了,血液顺着手背渗出来,可是他已经来不及顾着其他事情。

我只希望,只希望。

他能够好好的活着。

“咚。”

门锁被砸坏的声音。金泰亨朝前一扑摔了进去,紧接着他在房间黑暗的角落里看见了田柾国。后者举着刀子不住喘气,碎发被汗水浸湿了,金泰亨一个不慎眼泪哗啦的掉下来。

原来你是这么脆弱啊。

我的兔子。

“果果。”他缓缓走近,看见了田柾国脸上的泪痕。

一步。两步。

他走到他的面前蹲下,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

田柾国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金泰亨缓慢地,像一如既往试探般地,手缓缓圈住他的脖子,将头贴在他的胸膛上。


当露水告别花叶


我但愿彼此能变成流波上的白鸟


我的心,萦绕岛屿和昏暗的滩岸


在那里,忧郁不再来亲近


时间将我们一起遗忘


“我来啦。”

他紧紧抱住他,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田柾国手上的刀直直掉至地上,留下一声清脆的响声。


你的天使来救你了。


18.

*

take my hands now.

you are my EUPHORIA.


你为他在生活中绽放。


-end-


【后记】

果果的solo新歌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治愈。

似乎这两次都是,如果说小鸡的intro是渐进的温柔,那么EUPHORIA就是扑面而来的光亮。

想着‘光亮和阴影总是互相成就的吧’,于是有了这一篇文。

说到抑郁,以前自己在网上稀里糊涂做了个测试,说是轻度抑郁吧,我想也正常,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天天都开心的人。

再往前走一点,就是看关注我的宝宝的时候,点进去看见开头一条是“活着好累,好想去死。”,大概是这样的意思。同时还有一位,自虐之际说自己会产生病态的快感。

听起来挺担心她们。也不知道在现实中她们有没有能够去诉说的人。

抱着这样的心情,掺杂了一些个人的因素。

如果说这篇文能稍微地拉你一把,我想就达到我的‘目的’了。

作为阿米,爱着他们的前提是你要好好活着才行。

真的有抑郁症的宝宝,难过的时候就想想弹弹吧。至少我是这么做的,想我热爱的人,想我热爱的事。想我难以分割的东西。

自豪而骄傲地说出:you got the best of me.


最后文末引用来自网易云id松月莓xi在阁阁电台里发的评论~中间果果看的杂志文章是蒋方舟的<凌晨四点钟的清华自动贩卖机>。感谢我的另一个自己在给我的小纸条里写的‘模板轻轨的最后几站空荡的车厢’,虽然不能艾特你不过还是要备注一下w


homuko.焰子

18/04/30



评论
热度(212)
© homuko-ar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