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正泰】我身边睡着世界最帅的男人

homuko:

*现实向 正泰约会+评选脑洞 迟来的文

*致dw和伪kv

*应了那句已经被谈得太多的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深夜悄悄咪咪发文 全文6200+

*可结合<八十八夜的茶摘>一同食用


矫情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正文】

01.

*

【我看到kth碰到jjk的时候,jjk的表情看起来很不舒服,甚至有种被恶心到的感觉。】

田柾国滑动着鼠标的手顿了顿,看着一条评论,蓝色的屏幕光在他的脸上切下一道阴影。

......

啊?

你说什么?

*

金泰亨推门从浴室里出来,浴巾搭在肩上他转头去拿玻璃杯里的牙刷,余光里他看见田柾国眼睛瞪着直勾勾地盯着笔记本看,他轻轻笑了笑继而挤出一小节牙膏,一边随口问道。

“怎么了柾国?”

“...哎!”田柾国慌慌张张地抬起头看着金泰亨,活像只受惊了的兔子。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出乎意料的反应更觉得好笑了,“我说你啊净在晚上看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语气明显是调侃的,还带着那种‘没关系哥懂的啊’的既视感。

田柾国觉得又气又好笑,下意识把自己脖子转了转。

“哥才是脑子里想些有的没的吧。”

我被恶心到了?我觉得泰亨哥碰我很恶心?

尽管嘴上答应着金泰亨,田柾国心里想的事情可是千差万别。

金泰亨实际上不知道回应田柾国什么,靠在墙边刷牙,嘴里满是草莓味的泡泡。他撅起嘴巴对着田柾国做出一个很微妙的,撒娇一般的姿势。

田柾国默认接受金泰亨的卖萌了,拍了拍旁边空出来的床。

“今天在我这边睡。”

“别设闹钟了,反正明天不上班,宿舍没人要出去,睡个自然醒吧。”金泰亨嘴里含着泡沫,说话有点模糊不清的。

田柾国当然能听懂了,很听话地把设在八点的闹钟调成了off模式。iPhone上原本绿色的开关条变成了灰色。

金泰亨依然穿着他那身蓝白条纹的丝绸睡衣,刷完牙就踩着一双毛绒拖鞋啪嗒啪嗒地跑过来,被子一掀灵活地跳到了床上。满足于田柾国房间大床的柔软他侧过身子,头靠到田柾国的肩膀上。

“今天不玩手机了。”金泰亨声音柔和下来,像掉下来的,轻飘飘的羽毛。

“嗯。”田柾国长手伸过去,关了旁边台灯。

一片漆黑里他听到的是金泰亨隐隐约约的呼吸声,田柾国侧过身把他搂住了。

我的标准哪有这么高啊。他默默想道。

 


“哎。说起来,泰亨哥还没告诉我,被评成最帅男人的感觉如何啊?”田柾国戳了戳半梦半醒的金泰亨的肩膀,在一片黑暗里默默笑开了。

“阿西。都叫你别提了。”金泰亨猝不及防往田柾国的小兔子(手下留情地)踢了一脚。

“哎哟嘿——”

田柾国发出一阵惨叫。

“别装,我可没用力啊。”

 

02.

*

【kth其实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他知道如何用cp炒热度提升自己的名气。】

“哎,去哪呢?”金南俊坐在客厅里喝咖啡,穿着他的American size的大号衣服甚是悠闲。

田柾国刚好拿着摄影机从房间里走出来,后面跟着睡眼惺忪的金泰亨,他看起来还想从冰箱里拿一盒牛奶出来喝的样子,眼睛时不时往冰箱那边瞥。

“今天要跟泰亨哥出去吃饭。”田柾国摸着脖子笑,他连口罩都准备好了。

“哟。又是南山塔?”

在卫生间里洗脸的朴智旻忽然探出头来,眼睛都笑眯了。

金泰亨朝朴智旻比了个“yes”的手势。

“你看金泰亨这人还没睡醒啊。”朴智旻看着金泰亨恍恍惚惚跑去冰箱拿牛奶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柾国你要看好他了,走丢了被人绑了怎么办。”

“不会,阿米也会保护好我的。”

金泰亨撕开吸管的包装,对准孔插了一次没插准,最后捧着牛奶盒边喝边傻笑着回应朴智旻的表情可爱极了。

三个人听着金泰亨的四次元发言只顾笑。

“注意安全。”金南俊抬手两根手指放在额前,做了个‘走好’的手势。

朴智旻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他看起来比这两个今日主角儿还高兴。

“纪念日快乐!”

*

走到电梯口的时候金泰亨忽然拉住了田柾国的手。

“怎么了,哥?”田柾国转过头来,不忘扯了扯金泰亨的口罩,让它更能遮住他的脸一点。

最近他变得少话一些了,不像以前那般什么都是咧开嘴的了。

金泰亨靠到田柾国身边。

“趁没有人的时候,多牵柾国一会。”他抬起头来,看着田柾国的眼睛。

事业心很重?

倒不如说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事业心的概念吧,可能比起这个他的overwatch更重要一些。

至少现在是这个样子的。

田柾国吻了吻金泰亨蓬松的发旋。

“哥等会出去的时候,要一直走在我身边呀。”

直到出了电梯门两个人的手才分开,才变成如同兄弟那般的,手自然下垂,只有肩膀碰在一起。

“好。”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衣服上的火焰图案,身高相仿以至于他能轻松侧过头吻吻田柾国的脸。

走在田柾国的身边是安心的。如同鸟儿回到自己的巢里那般。

 

03.

*

【金泰亨其实不喜欢跟田柾国这个cp。】

两个人走在路上什么都很自然。偶尔田柾国碰到金泰亨的手背,会忍不住来蹭蹭自己。这个时候金泰亨就会悄悄地把手挪开一点,提醒他这是街上,不是在宿舍。

兔子会用很细微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憋屈,比如皱皱眉头,吸吸鼻子,像是在说‘哥,我好想拉你。’,而金泰亨只能哭笑不得地去拍他的手,皮肤接触之时悄悄地拉上几秒,然后再分开。

在其他人看来怎么都像是不小心碰到的结果。

金泰亨实际上也会开着小号上各大社交软件,看看话题里阿米的动态,他知道阿米有团饭和唯粉之分,不过其它的确实没有像金南俊那样的网瘾少年清楚。直到有一天他在推特上有一个十分眼熟的博主在扒着一个小号,点进去说的话根本没法看,他觉得很难受,可是他也知道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哥?”田柾国拿着摄像机拍他,在金泰亨眼前晃了晃。

“嗯?...阿西,拍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啊。”

金泰亨思绪飞了回来,看到田柾国手里的摄像机忽然慌张了起来。用手挡了几下才逐渐地适应了镜头。

“没事啦。哥很好看。”

田导演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夸奖(?)

镜头里的他们走过一条又一条宽阔的道路,偶尔在打着灯光的橱窗前停下,金泰亨朝着田柾国比出一个大大的“V”。天气很好,田柾国举着摄像机拍四周的事物,太阳,路灯的影子,一个飞起来的紫色气球,印着七个人合照的应援牌。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金泰亨这个人。

难得属于两个人的,自由的一天。

田柾国很是开心地想着手机里那个专门给金泰亨建的相册又会有新的照片了。

然后他的泰亨哥啊。

现在终于笑得跟以前一样开心了。

往酒店走的时候两人发现有女孩在背后偷拍着自己,不过他们的疑虑很快姑娘满脸激动的表情给盖过了。真正的阿米看到自己的那种爱意真的是...掩盖不了的。

于是他们也转过头,往前走之时手背依然以微妙的角度擦过。

*

金泰亨以前想过,自己阴悄悄地就跟柾国在一起了。柾国的女友粉们岂不是要哭死,自己岂不是要被骂死。

可是他很快发现有kookv的站子给自己和柾国寄各种各样的礼物,两家的个人站经常时不时聚在一起办展子,好像支持自己跟柾国在一起的阿米还挺多的......

一旦有了喜欢的人就想确定其他人的态度。

——你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

——我觉得还不错啦。你们在一起挺不错的。

——真的挺不错的。

原谅我那所谓敝帚自珍的私心。

因为我喜欢你到骨子里去了。

 

04.

*

【在同一个组合里,亦敌亦友。】

很久以前送田柾国去高中报道的时候,金泰亨真的很开心。开心得仿佛是自己亲手种下的蒜苗子在某一天忽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绿头一般,这种欣喜的感情瞬间淹没了自己。

看着他忐忑不安,但又充满期待地登上通往自己班级的台阶,金泰亨和其他五个哥哥跟在他后边走,楼梯间充满了人与人的嘈杂脚步声,但金泰亨总能看到前边的小兔子转过头来,对着自己,对着其他五个人,露出如同午后美好逆光那样的笑容。

希望他好。

希望他永远都幸福。

希望田柾国的少年气,被人们以对待珍宝的态度保存着。

站在看台上金泰亨在人群中寻找田柾国的影子,最后他找到了他,站在一列队伍的末尾,此时也朝上边张望着,很乖。

一瞬间他们对视。小兔子比他先笑出来,伸出手橙色的衣袖在队伍里晃啊晃,金泰亨听到四周响起咔嚓咔嚓的快门声。

让这样的他就这么定格在镜头里吧。

回忆起来一定是满眼的温柔。

*

“哥?”

回缓过来田柾国正拿着筷子朝自己跟前晃,今天份的素颜多了几颗发红的小痘痘,到底还是才过20的人,金泰亨伸手就想去帮他挤了。却被田柾国使了个眼色。

啊...还是在外边。

金泰亨心领神会,朝着田柾国做了个wink。

大概是被金泰亨可爱的表情击中了,田柾国一瞬间眼睛不知道往哪搁,手指挠着脸颊不自觉地乱瞥。隔了半天连田柾国自己都笑了。

“哥啊...你真是......”田柾国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白米饭,脸一红开始自圆其说起来。

“在外面怎么能这样呢......”他一个劲嘟囔着。

金泰亨知道田柾国是没有啥演员天赋的,他什么表情,喜怒哀乐都是写在脸上的。更不用说隐藏什么了。于是他安慰似的往田柾国碗里夹了一片新鲜的三文鱼片。

“辛苦你啦,柾国xi。”

很想摸摸田柾国脑袋的手最终还是止住了。

要收敛。金泰亨深吸一口气想着金南俊对自己说的话。

但是哪能忍得住啊。没过一会两人又开始互相给对方夹菜。田柾国知道金泰亨喜欢的甜的东西,服务员端上来的甜品全都让给他。金泰亨知道田柾国对肉类没有抵抗力,切下牛排最嫩的地方放进他的盘子里。

一举一动都过于暧昧了。

 

不行的。这样不可以。

收敛啊,要把火焰的燃烧程度控制到最低才行,只有火苗的程度才行。

两人相对无言。

 

这是保护你的最好方式。

 

05.

*

【此时的糖大部分都是他主动,他肯定明白利用cp来圈粉会有怎样的效果。】

说到阿米。到底在自己的心中是怎样的存在呢?

是绿叶么。将那份无尽的温柔化为养分,让自己绽放得更加鲜艳。又或者是一份未尽的早餐,散发着香味的,一天中必不可少的东西。

而那个女孩子站在面前了,充满了羞怯地走过来,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

请问是泰亨和柾国吗?

一瞬间两个人都停下了手里用餐的动作,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只剩温柔。

——因为是阿米啊。

是什么缺点都可以在七个人的心中过滤的,无论什么样貌,什么年龄,都足够美好的阿米。

两个人脱口而出是的同时,女孩子捂着脸,眼泪忽然夺眶而出了。但是她却是笑着的,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天啊。我是在做梦吧。

金泰亨知道田柾国是看不得人哭的,他结结巴巴地用蹩脚的英文说着please don’t cry,憋红了脸想安慰她什么,却限于自己可怜的词汇量。眉头皱得像个小水渠。

金泰亨终于忍不住去敲了敲田柾国的脑门儿。

小傻子。他想。

他伸过去握住姑娘的手。

“thank you for being A.R.M.Y.”他说道。

女孩子更加控制不住眼泪了,她紧紧地握住金泰亨的手。

“祝你幸福,泰亨啊。祝你们都幸福......”她抽泣的样子引来了旁人的瞩目,“请你们一定要知道,我们永远在你们的身边的...无论、无论会遇到什么......”

姑娘快要语无伦次了。

即使已经听到过无数次类似的话。即使仅仅只跟面前的人有一面之缘。

听到之时心里总是,无数次地灌满了蜜。

金泰亨已经想说很多次了。

如果我说,对着你们说,我跟柾国在一起了。

 

你们会支持我吗?

 

我亲爱的阿米们啊。

 

你们会陪着我和他吗?

 

 

06.

*

【我就是kth的dw怎么了?依我说jjk就是个不要脸的傻逼。】

田柾国走在金泰亨的后边,摄像机对着他的背影。

今天首尔的空气稍显干冷,金泰亨在前边慢悠悠地走,嘴里呼出的白气萦绕在他的周围持续飘荡,他转过头遥望远处的首尔塔,田柾国的镜头也随之转动。

他鼻尖那一条如同山脊的弧线,温和得像是被宝石打磨过一样。

“泰亨。”田柾国忍不住唤了一声金泰亨的名字。

不能。

“怎么啦?”看着田柾国的金泰亨笑眯眯的。

不能够。

“我——”田柾国走上前,抓住了金泰亨的手臂。

管他呢。

现在谁在意这些啊。

一个吻落在金泰亨的嘴唇上。

金泰亨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就想要把田柾国推开。可是来自他的那份拥抱更加用力了,用力得仿佛要把他埋葬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吻里。

你知道可能会被曝光的。

——为什么还要

“这是林荫道。没人的。”

田柾国最后松开了金泰亨,他离开他怀抱的时候嘴里不住地喘气。

“怪泰亨哥太好看了。”

田柾国很委屈地撅起了嘴巴,拉住了金泰亨不太暖和的手。

 

“There's nothing like us,

没有什么能像我们之间一样

There's nothing like you and me,

没有什么能像我和你

Together through the storm.

一起走过狂风暴雨”

 

春天Spring day。夏天Ma City。秋天Dead leaves。冬天Crystal Snow。

 

总之想要一年四季都陪着你。

 

07.

*

【在镜头里去迎合kth的营业,他明显不喜欢。】

客房里开了暖气,田柾国扯下头上的兜帽,金泰亨摘掉了黑色的贝雷帽。

两人相对而视。

沉默了很久,两个人互相笑起来。

柾国的牙缝里有片青菜叶。

哥的嘴边还有白奶油。

笑完以后田柾国又打开了摄像机的电源,对着镜头很是开心地说道:“现在开始直播V哥是如何慌张地抹他脸上的奶油——呀不爱干净,竟然用袖子擦。”

“你先处理好你嘴里的菜再说!”

金泰亨举着枕头去偷袭他。四方嘴又展示出了他标准的泰泰式笑容。

当然这个偷袭是失败的了,金泰亨成功地被田柾国拉拉扯扯到了床上,后者不忘坏笑着脱掉他的鞋子,舔着嘴唇很是感兴趣地说道嗯我该从哪里开始好呢。

不嫌没洗澡人脏啊你田柾国

“舔一遍就不脏了啊。”

田柾国笑得甚至算是纯良无害。

*

不过最后田柾国还是在金泰亨的一阵软磨硬泡下把他扛进了浴室,站在狭小的浴缸里脱衣服,面对着脱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就是会收到来自田柾国的调侃而已。

田柾国戳了戳金泰亨的小肚皮。挺有弹性,而自己的肚子上八块腹肌一块不差。

“呀..泰亨哥最近吃得是有多好。”

金泰亨作为首帅深深憋着想把田柾国的脑袋摁进厕所的冲动。

田柾国握住金泰亨的手腕,一只手的长度还多了一截出来。

“啧啧啧啧......”田柾国睁着他的兔眼贼兮兮地笑。

金泰亨作为首帅深深憋着想把田柾国的手臂咬上一口的冲动。

田柾国主动给金泰亨解衬衫扣子,解着解着大手就摸上了金泰亨的侧腰,还不忘在上边捏上一把。

“果然哥还是胖了。”他评价道。

“阿西,去死吧你。”金泰亨一脚踢过去,溅起一缸子的水花儿。

田柾国脸都要笑歪了。

“要死一起死啊。”他拉着他扑进浴缸里。

洒了一地的水。

 

08.

*

【后来了解的东西多了,就在脱坑的边缘徘徊。】

——留一条后路给自己干嘛啊。别找那些莫名其妙的借口,什么事都应该干脆利落一点不是吗?

*

“柾国。”

躺在大床上是身边人轻声喊着自己的名字。

“在呢。”田柾国揉着金泰亨的头发,手指在发丝间穿梭。

“我们明年...该做些什么呢。”

“你是说明年的今天?”田柾国望着天花板,把肩膀挪过去了点,让金泰亨能更舒服地靠着。

可能正在进行一场巡演,出席一次颁奖典礼,也许开始一场直播也说不定。

“嗯。”黑暗中金泰亨点了点头。

田柾国想了想。

“做你啊。”

他笑。

*

田柾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久对金泰亨产生如此感情的了。

花样年华?Fire时期?或者是更早一点,no more dream?

不不不,应该都不是。什么都是潜移默化的。

不知不觉自己的自拍里会穿插着他的照片。唱歌的时候会想到他。拍摄时要求做出这样或那样的表情,有时候会以他的脸开始逐步扩散,表达美好,难忘,或是欲望——都是以联想到他为蓝本。

起初遇见他的时候他只是众多哥哥里的一个。

然后,事情却愈加不可收拾了。他慢慢地在自己的心中有了不一样的身份,并且以这样的身份长存。

要说是什么——

在一方疯狂的时候一定有另一方的身影,那份难以言喻的默契与同步性,旁人无法搜索到的同一调频。怕生的兔子和充满活力的老虎,在演唱会中悄悄牵起来的手,让无数阿米脸红心跳的同床共寝。

“哥啊。”田柾国说道,握紧了拉住他的手。

“我会陪着你。”

事实上田柾国不会说太肉麻的语句,我爱你他总是说不出口。来自处女座的天生委婉。他也不会把“一直”“永远”挂在嘴边。

我会陪着你。无论是你捧起沉重的奖杯,或者是坠入忧郁的低谷。

世界上叫金泰亨的人很多。多得甚至连圈内都有跟你一样同名同姓的人。

但是我认识的金泰亨,有且只有你一个了。

也许这辈子我不会再认识其他的金泰亨了。

陪着你,在世界上为你好看的脸尖叫的时候,我心甘情愿在背后因你高兴。

我知道你好看的地方可不只是你的脸而已。

*

金泰亨笑起来,声音低低的。

“怎么忽然说这种话?”

“单纯地想表达我的意思。”

“是么...”金泰亨侧过头吻了吻田柾国的脸颊,像所有晚安吻那样。

“我也是。”

 

晚安。

祝好梦,我爱你。

 

09.

*

田柾国可以无比自豪地,挺起他的胸膛说。

我身边睡着世界上最帅的男人,他的名字叫金泰亨。

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吧。

我可不害怕的。

 

10.

*


深深祝你在未知的道路上永远有春夏交际的凉风热带迷人的炽热和极夜翡翠的极光

 

-END-

后记:

AM3:07

我还醒着。

最近被一些sb气到,于是有了这一篇文。文字傻里傻气的,准备顶锅盖逃了。

喜欢是细水长流,不是覆水难收。

其中加黑字体感谢网易云ID Sylvia瑶啊瑶和21世纪阿姨的提供~不过21世纪阿姨这位阿米还没回我,所以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会删除文末的这句话。

愿dw少一点。伪kv少一点。

愿他们一切都好。

 

 

焰子.homuko


评论
热度(441)
© homuko-ar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