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正泰】八十八夜的茶摘

排版出了点错 重发

*BTS十年后。用自己的理解去写了。文题...大概无关?

 

*在日本,立春之后的第八十八天的夜里,茶农要抢收新茶。时间早了或迟了,茶叶就达不到最好的口感和色泽。
茶叶的色泽取决于叶绿素的含量,口感则取决于茶多酚、氨基酸和一些芳香酯类的含量。春天阳光温和,夏天阳光强烈,所以八十八夜是茶叶色泽和口感取得最佳平衡的时间。

 

*歌手果&演员泰 现实向 全文9000+

 

*暂停更新


【正文】

01.

偌大的舞台上掌声和欢呼都属于自己。荧光棒只为一人闪烁。应援牌大大的写着的是自己的名字。挥动的色彩海洋笼罩在灯光下叫人移不开眼睛。

田柾国将麦克风举过头顶,听到的是来自上万人的声音。

扫过台下许多人的脸,戴着圆框眼镜的女孩,挥着手大喊着的男饭,站在站台中拿着相机张张快门的站子负责人......多得如同是在视线中一闪而逝的烟火,他一瞬间有些许手足无措,感觉身边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他发现这种感觉已经十分久违了,不过自己早已经适应这样的舞台了。

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可更多的他想的是在人群中他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脸。

那张额头被浅棕色的碎发遮住,有着淡淡的鼻尖痣和四方嘴,那张棱角分明却无比温和的脸。

他的脸。他的脸。

金泰亨的脸庞。

站在台上田柾国短暂地脑袋空白了一会,最后像梦醒似的回缓过来。

 

今年是我的31岁。

不是21岁了。

 

02.

走下台的时候他与戴着耳麦,接替自己进行下一场live的金南俊击了个掌,后者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眉眼弯弯,肩膀擦过之时轻轻说了一句。

“明天我们聚餐,要记得来噢,柾国xi。”

从不需要提前联系,七个人只要口头互相传达,就算对方是有多么忙碌,每个人都能推掉当天所有的行程,聚在一起吃一顿完全不在意价格的饭。

“好。南俊哥。”

田柾国笑道。

这么久了。叫哥的时候也毫不犹豫。

“对了。”走到一半金南俊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对田柾国挑了挑眉毛。

“泰亨也会来的。”

金泰亨。

田柾国愣了愣,随后又打哈哈地笑起来。

“这是什么话...他每年都在来啊。”

心知肚明。

确实是每年都在来。

但是金泰亨。也许是田柾国自己的错觉。

近几年他对自己更客气,更形式了。看见他的时候眼神会不由自主地移开,手背在偶尔夹菜擦在一起时会受惊似的一下子收回去。隔了一阵子才会重新抬起手来。这些成员们都不会注意到的小细节,田柾国看得都一清二楚。

也许,还是不一样了吧。

*

坐在专门接送自己的专车上,田柾国头靠在椅背上仰着头,推特的消息实时刷新,田柾国又因为刚才的表演被刷上了头条,打着#田柾国#的话题多的数不胜数。他随意点开了其中的热门,是自己刚才官拍的演唱视频,于是又按着往常的方式,田柾国点开了底下的热评。

有几十万点赞数的博主也不扭捏,开头就是一连串大哭的表情符号。

哥哥这次唱的情歌感觉好悲伤啊。哥哥也不小了,我们更想看你找到一个人幸福地走下去呀......

不少粉丝们也深有同感的样子,“我们顶上去”的评论一瞬间就让这条评论超过了对田柾国颜的夸赞直接上了热评顶端。

田柾国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个浅浅的苦笑。

我也想找到那个人啊。甚至还已经找到了。

可是他早就拒绝我了。

都说酒都是越久越烈不是吗。也许我对他的感情已经太久了,无法再去找另外一个人了。都不知道这是习惯,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份感情了。

田柾国真的记得太多太多,有关自己和金泰亨的片段了。从自己的15岁,到如今的31岁。

胜过天上的星星也不为过。

窗外的霓虹灯闪闪烁烁,如同天上浩瀚的银河。

 

03.

*

金泰亨在staff的搀扶下从雪坡上颤颤巍巍的走下来,导演直接将自己的折叠椅让给了他。却被金泰亨一口回绝了,自己蹲在雪地上不住地发抖。

羽绒服的兜帽上,脸上,身上,甚至睫毛上面,都沾着雪白雪白的雪。他觉得除了自己的脸已经被冻得麻木之外,连皮肤之下的面部神经都麻痹了。

“拿衣服来,给他披上!”导演神色着急地拿着剧本指着旁边的工作人员,“热水袋全部拿过来!”

金泰亨勉勉强强地站起来,嘴唇抿着朝导演摇了摇头。

“不用了。继续拍。”

 

北极格陵兰岛零下20度

 

金泰亨总算回到了室内,温度立刻上升到零摄氏度以上,温暖的气流瞬间让他的血液循环加速,坐下来的时候他感觉仿佛如置仙境。

万万没想到导演组会临时将拍摄地点改成北极。

本来是怀着对自己新剧剧本的无比期待而来的,现在金泰亨觉得自己要愧对自己最年轻银河奖获奖演员的称号了,心中已经萌生出打退堂鼓的念头。不过毕竟是从偶像一路摸爬滚打到如今位置的人,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翻开手机准备朝自己那一大群如饥如渴的粉丝抛出自己新一轮的自拍。

虽说自拍归自拍,不过金泰亨却在那一瞬间看到了一个久违的名字,出现在话题总榜的第一上。

田柾国。

不对,还是两个,与此并列的还有金南俊的名字。

心情先是十分的开心。之前都是口头上听别人说到过他们的名字,虽然被提及了很多次,但是最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他们的名字。最近太忙了,什么事都来不及。

很高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而且都发展得很不错。

然后,又有一点落寞。

不过比起以前,已经很淡了。

眼神落在“田柾国”这三个字上。

不知为何一想到他,脑中就自动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舞台,打歌舞台,安可舞台,演唱会的舞台......还不止是空旷的舞台,是那种飘满了纸带,多得足以淹没地板的,五颜六色的纸带的舞台。麦克风,耳麦,七个人一致的T-SHIRT衫,然后他悄悄地握住自己的手,将两个人的手高举过头顶。

花样年华。

WINGS。

LOVE YOURSELF。

LOVE MYSELF。

看起来我的花样年华已经结束了吧。33岁了已经,连suga哥都有女朋友了,南俊哥已经是BIG HIT的半个接班人了,硕珍哥早就成御用的老牌MC了。号锡哥跟智旻那家伙也大发了。

然后田柾国呢。柾国呢。好久不见,他过得好吗。

又或者是。

没有我,他过得好吗?

想到这里他使劲摇了摇头,连自拍还没来及发送,手一滑直接退出了推特界面。

“......”

金泰亨重新点开了蓝色的app,却收到了来自特别关注的一条私信。

【JJK】哥。明天来聚餐吗?

毫无疑问是来自田柾国的。金泰亨抛却了所有的思绪,几个简短的字表达了一切。

【V】好的。谢谢柾国儿。

但是心中却波澜起伏。如鲠在喉。即使像他这样充满了活力的人,也难以一口气表达出自己所有的感情。

*

-当我们使用高倍天文望远镜观测银河的时候,我们会发现银河之中有什么呢?

 

应该是星星吧。

还有一颗在亿万分之一中映入眼帘的星星。

 

金泰亨做了一个距离现在已经无比遥远的梦。

那一年的12月6日。他们在田柾国的工作室里接吻,漫长得如同是巨大的沙漏流逝。连彼此的心跳声都无比清晰,清晰得仿佛不像是梦境。

金泰亨听见自己说。

“柾国,我们还是算了吧。”

还是算了吧。

虽然已经足够,足够地喜欢你了,虽然我们彼此都对对方了如指掌,虽然我们都在一起经历了无比多的事情。

但是——

不好意思啊。我还没有那个勇气。

即使知道有那么多喜欢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人,同人文我知道,fanart我知道,kookv站子送我的衣服我也是一件不漏地留着。

不过我们面对的是现实。

我不想看到你紧皱着眉头的样子。不想看到你深呼吸迎向将聚光灯对准你的媒体,明明你还才成年没几年而已。对不起啊,我太自私了。我害怕那些紧盯着你不放的私生饭,所谓娱乐即金钱的狗仔,比起这些我们不如聪明一点吧,田柾国。你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何必吊死在我这颗树上。你的一切远比你想象的要光亮得多。

别看我平常傻乎乎的。

但是抱歉啊。真的对不起。

只要你哭过了,哭得再也没有眼泪了。

你就再也不会想起我了。

 

梦里的田柾国怔了好一会,最后埋下头。

“好。”

少年的短短的一个音节。打碎了不知道有多少装着月光的梦。

 

醒来的时候金泰亨发现自己的脸上热乎乎的,与房间的温度截然不同。他下意识伸出手去摸了摸,发现是自己的眼泪。

我这是...怎么了?

我都33岁了啊。为什么还会会想起这些呢。

我们彼此都有很好的现在,以及将来。不是么?

再过几年就要成个老油条啦。爱情这些的,再想想不是很庸俗了吗。牵牵手,抱一抱,哪像你现在的风格啊,金泰亨。你应该更加地稳重成熟才是。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仔细听了听,是经纪人的声音。

“泰亨啊,我们把机票安排好了。今天上午十点。”

“好。谢谢啦。”

 

04.

“田总,这件怎么样?”

环绕在他身边的staff们歪着头问道,从衣柜里挑出一件纯黑色的高档西装。自从田柾国满了30岁,他们更是觉得田柾国像个总裁了。叫着叫着连田柾国自己都听习惯了。

今天是防弹聚餐的日子。

到底还是走漏了风声,各大媒体已经前往酒店门口蹲点了。田柾国的团队顿时忙活起来,怎么也要让田柾国去得像个黄金忙内——要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巴不得把各种名牌往田柾国身上套。

但是田柾国却不是这么想的。

“我记得还有我以前穿的卫衣吧?”

“啊...是的......”

他想起以前去机场也是这样,七个人精挑细选好一阵子,然而最后的穿着却是偶然出现在房间角落一堆揉成一团的衣服。朴智旻总是充满了男友力,金南俊总是忘不了戴顶帽子,金硕珍非要带个什么粉红色的小玩意才肯走。至于金泰亨......

阔腿裤,Gucci,宽松上衣。

十有八九这次一定也是这样了。金泰亨的喜好啊,一旦固定下来就难以改变了。

田柾国朝着一脸疑惑的staff点了点头。

“那就这件吧。”

*

首尔至少比北极温暖多了。虽然天气预报上说有雪。

金泰亨下机场的时候看见闵玧其发了张他家Holly的照片,黑黑的依旧看不清眼珠子。他“哈”地一声笑出来,飞快地发了条消息出去。

【Vvvvvv】kiyo

【JJK】kiyo

哪知道。猝不及防。

两个人的消息几乎重叠在一起,只有一秒之差。

在屏幕外的两人都瞬间沉默了。一个正坐在开着暖气的豪车里,一个被一群保安簇拥着在人墙里移动。

撤回吧。

好像又不太合适......

一瞬间本来活跃的讨论群一下子安静了,就连方PD都不说话了。恐怕是因为缓解这样尴尬的气氛,闵玧其很懂地发了几张新的照片,直接将话题换成了另一个。

这一点成员们彼此都极有默契。

毕竟已经太久了啊。他们担任这样的角色太久了,负责盯着田柾国别在工作时候碰金泰亨的哪或者哪,在这两个人没完没了暧昧的时候负责尬笑吸引镜头......虽说从来没有直接表明了告诉这两个人,但是连条件反射都建立起来了。

他们觉得这两个小家伙就差没上//床来一炮了。不过谁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有没有背着偷偷来,谁知道呢。大概就这两个当事人知道。

【JJK】我要到了kkkkkk

最后想来想去,田柾国也就憋出一句话。

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开心一点。语气轻快一点。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05.

-假如我们把银河当作一条大河,那么其中的一颗小星星就像是河底的一粒粒石子和沙砾。假如我们把它当作是牛奶流淌过的痕迹,那么星星就像是漂浮在牛奶中的油脂颗粒。

 

田柾国看见金泰亨的时候他正和金硕珍碰着一杯葡萄酒。清脆的酒杯碰撞声似乎把金泰亨的脚步声掩盖了,以至于他来的时候,田柾国根本没注意到。

金泰亨进门就看到他了。

宽松的卫衣。似乎是好久以前的衣服。头发比起几个月前发的自拍变长了一点,服服帖帖地贴在脑后。整个人更加地有男人味了,一举一动之间都透露着成熟男人的气息。然而穿着却是无比少年的,黑色牛仔裤显出他好看的大腿线条。

他竟然就,31岁了。

这么快。

他仿佛冲破时间看见了那个21岁的田柾国,站在他的面前,把金硕珍抱住想让他旋一个圈儿。

“阿西!柾国啊!多大的人了你!”

金硕珍虽说在骂人,但声音中还是带着宠溺的。

一如既往。

但在金泰亨眼里却是久违的东西。

看见金泰亨来了,田柾国立刻露出一个笑容。走上前去紧紧给了金泰亨一个拥抱,挺有力的,但是也仅仅是停留在兄弟的意味上,金泰亨也不避开他,直接用双手环住田柾国。他看着田柾国兔眼变成月牙,一口白牙露出来笑得甚是美好。

“好久不见啦。泰亨哥。”

别装了。心中突然有个声音忽然说道。

金泰亨点点头,摸了摸田柾国的脑袋,“我也是,最近很大发啊柾国。”

都说别装了。

“我看到泰亨哥出的新剧了,让我想起了你接的第一个戏呢。很棒。”

你在装些什么啊。明明就。

“推特到处都在说你的live啊。”

明明就根本不想谈这样的内容吧。你啊。

“哥挺想你的。柾国xi。”

金泰亨露出他的招牌四方嘴。故意说得让平常人看起来更像兄弟的关系一点。

只有这一句是真心话。

在成年人的世界显得更加克制,更加严谨一点。才不至于出了差错。

 

06.

青春啊。

金泰亨站在KTV桌子上,拿着话筒飙着高音唱stigma。

“So cry——Please dry my——咳咳咳咳阿西!”金泰亨脸涨得通红惹得其他六个人笑趴在桌子上。

金泰亨跑进练习生时期经常去的烤肉店,嗷嗷嗷嗷地乱叫妈呀这里怎么变了哇那里又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金泰亨拿着马克笔在bighit的旧址楼梯前写了个大大的“young forever”。

之前大黑一直不准在门口涂鸦来着。现在总算可以是随心所欲了。

一群人站在公司门口跳了首久违的<run>,金南俊依然记不住动作在其中迷之划水,郑号锡和朴智旻干脆蹲在地上指着金南俊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呀!笑什么啊你们!”

田柾国依然拿着他的摄影机在旁边录像,镜头里的郑号锡和朴智旻表情像个表情包,金南俊不好意思地直挠脑袋,金硕珍则在对闵玧其讲着他的大叔gag,黑糖满脸冷漠地给金硕珍自己的反应。

然后是金泰亨了,双手抱臂看着金南俊,笑得肩膀都一抖一抖的。

他忍不住在金泰亨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你看起来很开心啊。泰亨哥。

嗯。你开心就好。

 

防弹少年团的新老阿米都在社交网站上炸了。

这个团的老男人真是......

可爱死了。

 

07.

金泰亨到底还是喝醉了。站在大桥上和田柾国吹冷风。

凌晨一点。大桥上几乎没有人,只有零星的几辆车辆驶过。田柾国把自己的车开来了,停在马路的一边。

决定谁送金泰亨的时候,一行人全都把眼神投向了在一旁吃海鲜的田柾国。

金泰亨举着酒瓶子,靠着栏杆打了个响嗝。

“田柾国!”他对着空气的方向大声喊道。

“在。泰亨哥。”

田柾国靠在一边,手放在衣兜里似笑非笑。

太少了。这样的日子。他觉得自己几乎是活在镜头里的人,虽然他对于这样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每天站在镜子面前露出标志性笑容,出席颁奖典礼的时候要跟着一群人走流程。现在变成他一个人走流程了,偶尔会在会场跟以前的五个人碰面,但是金泰亨却是踏进了与自己有所区分的圈子。

会在直播里看到他光鲜亮丽的样子。看到他拿着沉甸甸的奖杯,满脸笑容地发表感言或者喜极而泣。

但是田柾国知道的。

不得不面对亲人离去的金泰亨。受到黑粉抨击的金泰亨。他看着他一次又一次逐渐变得沉默而封闭,却又要强打精神走向镜头聚焦的舞台。

他心疼。真的心疼。但是又无能为力,只有默默地在他身旁抹眼泪,除此之外连在镜头面前紧紧拥抱他的勇气都没有。

有些东西,你承担不起。

不过现在呢。

“我说你——”金泰亨说到一半停住了。

我说你是不是还喜欢我。这样的话吗?

说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指望着他现在就跪下来给你送戒指?

 

田柾国见金泰亨欲言又止,眼里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神情。他走过去,接过金泰亨手里的酒瓶子,对着他直接喝了一口。喝的同时他不忘近距离打量金泰亨。

他有胡茬了,似乎是忘了剃。在靠近眼角的位置多了一条细细的伤疤,看起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伤口,可田柾国却没有见过。

心里忽然特别难过。

“多久的口子?哥。”

金泰亨眼前模模糊糊的,他摇摇头,道:“之前拍戏,撞在箱子上了。留了个疤。”

田柾国忍不住了,手直接摸上了金泰亨的脸庞,后者瞪大了眼睛想要避开,却被田柾国一把抓住。

“就一下。”

田柾国指腹抚过金泰亨那道浅红色的伤口。突出的触感让他瞬间放慢了动作。

“别碰......”

“就一下。”田柾国语气变得强势了点。

隔了很久。田柾国叹了口气。

“哥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脸上温热的温度消失了,金泰亨发现田柾国的手移开了自己的脸。他感觉自己吸了吸鼻子,跟在田柾国后边腿跨进了车门。

“嗯。”

 

08.

再一次看到金泰亨是在一次颁奖礼的时候。

田柾国因为给一部电视剧的OST献唱,受到了主办方的邀请。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金泰亨的座位席在会场的一边,而自己是在另一边。

看起来是像以为他们形同陌路了一样。

田柾国在心里否定。

哪有这么夸张。

 

09.

人头攒动的会场中,隔着一排排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金泰亨看到了远远坐在自己座位上的田柾国。

低着头看着手机,侧脸柔和。

很快他又看不见了,有人起立,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将头转回去,旁边年轻的女演员有一句没一句朝自己搭着话。脂粉的气味浓郁得金泰亨想打喷嚏。

“今年一定是泰亨哥了吧。”

“不一定哦。”他笑着摇头。

今年同档期的演员都发挥得很好的。

“诶...有没有想合作的人呢。”

金泰亨正伸着脖子想去看田柾国,不知道是谁总是挡住他。于是他也就下意识脱口而出了。

“田柾国......”

“嗯?”女演员没听清,头朝旁边歪了歪,半是开玩笑地说道,“听这读音也不是我的名字啊,还以为泰亨哥会说我呢。”

金泰亨反应过来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尴尬地笑笑也不再说话。

 

但在田柾国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他看到的金泰亨跟旁边漂亮的女孩聊得正开心,凭记忆他想起来是最近正当红的一个年轻女星。虽说他知道也许这两个人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啊,但是心里又突然开始不舒服。连推特他都懒得再看了。

金泰亨不在的时候,他听任何人说有关他的绯闻都没有关系。不过当真正见了面的时候,他又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年前。

田柾国起身,他忽然觉得束缚了。解开自己的一颗衬衫扣子,长腿一迈就要往场外走。

他不知道的是金泰亨看到他一个人走出去,也起身朝门外追去。

 

这在会场的人们眼里只像是巧合。

 

10.

没关系啊。奖项之类的东西,请staff们代领就是了。

田柾国靠在自己的车边抽烟,虚无缥缈的烟雾萦绕在他旁边。骨节分明的手夹着一根才点燃的香烟。

他自己是很少抽烟的。不像闵玧其,兴致来了一天抽个几根不是问题。通常抽烟的感情在他这里代表着无助,消极,悲伤等等类似的情感......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把情绪归类进哪一个。田柾国吐出一口烟雾,尼古丁的气味有些呛人。

从远到近传来一阵急促的小跑声,田柾国瞥眼看过去,金泰亨一身黑跑过来,不看着急的表情只看他的身体,真像一个要举着枪来杀他的杀手。

哦...恐怕是来杀死我的心的。

田柾国一瞬间被自己肉麻到。

金泰亨喘着气停在他面前,眉头紧皱着,看见田柾国手里夹着的烟火气直接窜上来,伸手把田柾国手里的烟抢了过来,也不管烟头烫到自己的手了。把它扔在地上使劲踩灭了。

“田柾国。你他妈抽什么。”

金泰亨声音顿时低沉下来。

田柾国感觉到金泰亨在发抖,手逐渐捏紧成拳头,他看到了,金泰亨逐渐咬紧他的双唇,眼眶在颤抖之下逐渐发红。

他不说话。站在他面前沉默着。

“你到底在干什么。”金泰亨抬头使劲推了田柾国一把,后者毫无反抗地往后退去。

很多东西瞬间在脑里爆炸开来。

那个在台上唱着歌,朝自己跑过来无比开心的田柾国。

拿着相机成天围着自己和其他人大拍特拍的田柾国。

那个15岁的男孩子。那个21岁的青年。都远去了。都不见了。

“你说话啊。田柾国。”金泰亨直接把田柾国推到了墙边,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下一秒。世界仿佛转了个方向。

田柾国伸手握住金泰亨的肩膀,用力把金泰亨把车边带去。

然后开门,关门。田柾国把金泰亨强迫着带进车里,推到车座上骨节分明的手垫住他的后脑。手势一挥车窗自动升起。

他无视金泰亨的反抗,单手撑在他的颈侧,不由分说直接脱了自己的外套,在情欲之间他隐约看到了金泰亨满是泪水的脸。他伸手抹去金泰亨的眼泪,后者却更加伤心地呜咽起来。

我等着你。真的太久了......

真的。

太久了。

田柾国撩起金泰亨最里的衬衫,一个深吻撬开金泰亨的牙齿,手指深陷进金泰亨柔软的头发里。

 

虽然你离开了我
但我还会从某处听到你的呼吸声

田柾国吮吸金泰亨露出的锁骨,埋在他的颈窝里深嗅他的气味。

让我闻到你身上的味道。

让我感受到你存在于我身边的温度。

让我感受到,你的一切。

金泰亨深深吸了一口气,继而环住他的脖颈。


我好像只是在等待
你到底在哪

田柾国在金泰亨的体内不停地抽//插,每一次撞击深情得像是要直入灵魂。

金泰亨发出难以控制的轻//吟,任由他的手滑过他的腰际。

“泰亨哥。”田柾国轻声说道,在两人同时高//潮时眼泪再次掉在金泰亨的脸上。

“我真的...很想你。”

 

Now you gotta do what you gotta do

从15岁的花样年华开始。

我便把我的感情全部交给了你。

如同茶叶历经八十八夜的等待,落入采茶人的手里。诞生出最艳丽最绚烂的绿。

 

11.

媒体便爆出了田柾国的猛料。

有关田柾国的话题被粉丝的点击量弄到崩溃。

所有人开始猜测那个人的身份。

有跟田柾国走得近的男性好友,或者是直接变了个性别猜是女生。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粉丝炸了。

田柾国官方没有给予回复,金泰亨看到这一切在片场忍不住笑了。

以前不是那么多人吃我跟柾国的cp吗。现在难道都以为我们两个没希望了?

笑容逐渐转为苦笑。

也是啊。

已经太久的cp了。

 

12.

-有没有一个人,无论是天涯海角都愿意陪在我身边呢?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呢?

 

首尔演唱会现场

“柾国。现在已经没有BTS了。”电话另一端的金南俊说道,“但是你要知道,我们曾经是。并且将会带着这样的心情走到最后。”

“你现在没有必要担心我们其他的人了。你要做的只是。”

“告诉所有人。你有一个你最爱的人,”

“他叫金泰亨。”

 

田柾国点点头,继而打开了通往演唱会现场舞台的大门。直到聚光灯聚拢他身边之际,他才真正地挂断了电话,把它放在自己的衣兜里。

 

“好。”

 

13.

金泰亨戴着平光眼镜,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掩饰。他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衣服,不是什么在人群中显眼的Gucci,只是他在地摊上捞来的便宜货,仅此而已。

很少见的。防弹其余的六个人都来了田柾国这次的演唱会。

这也是近年来他们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聚集在一起。坐在一旁的粉丝幸福地流泪,一个个泣不成声说着我能喜欢上你们真是太好了。

Thank you for being A.R.M.Y.

金泰亨对他们说道。

 

14.

田柾国从升降台上出现的时候,全场都到了沸腾的最高点。

舞台上的人总是引人瞩目。一如从前。

金泰亨看见他了。穿着格子衬衫,打着黑色的领带,这身打扮不知为何让他觉得有些眼熟。

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粉丝的欢呼声大得震耳欲聋。

田柾国站在舞台中央。举起话筒时念的却是一段英文。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假若我有众天神的绣袍,

 

I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镶织着金光和银光,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那些湛蓝、浅灰和深黑的绣袍,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闪烁着夜光、日光和霞光,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我愿把它们全都铺在你的足下;

 

他在台下四处寻找金泰亨的影子。

然后。在最前排的位置,他找到了。和他的五个哥哥一起。

金南俊已经开始抹眼泪了。其他人都似乎不太懂的样子。

不过啊。没什么。

田柾国朝着金泰亨的方向露出一个无声的浅笑。接着闭上眼睛,将麦克风举到靠近嘴唇的位置。

顿时全场寂静。

 

“So cry——”一个极高的高音。

 

“please dry——your——eyes——”

 

伴随着田柾国的昂起头来唱出的转音,激烈的鼓点顿时回响在会场上方。

 

视线尽头他看到了金泰亨捂着脸,在最后一个音落下的一瞬间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그만울고 tell me something
请别再哭了告诉你一件事


용기없던내게말해봐
告诉这个曾经没有勇气的我

 

我已经足够——

 

足够在所有人面前。

 

堂堂正正地说出

 

我爱你。金泰亨。

 

 

 

你是我的叶绿素,我的茶多酚、氨基酸。构成我生命的养分。

 

八十八夜的茶摘。只是为了在你的眼里看见璀璨的银河。

 

-END-

 

 

 

【后记】

很久之前其实就有这篇文的构思了!

现实中正泰爸爸还是不容易啊T T......如果真是real cp 我绝对会无条件支持的

希望大家能体会到我对正泰以及对防弹的感情

Emmm....也祝自己迟来的生日快乐 毕竟今天是一月的最后一天了

引用的段落是《银河铁道之夜》的很美的童话故事还有叶芝的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歌的话是一个小姐姐翻唱的comebackhome 泰泰的stigma

希望大家能够爱着这两位小可爱守护好他们【笔芯】

我们有缘再见!【..?


评论(21)
热度(215)
© homuko-ar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