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正泰三周年纪念】beacon【上】

homuko:

*上下两部。

*三周年补档T T希望大家喜欢

*著名艺术家jjk&失明美院生kth

*HE OOC注意

*beacon      n.灯塔

*推荐BGM:そらのサカナ/天空鱼-栗川舜

微博戳我


【正文】


“维纳斯证明适当的缺少会更加美丽。”


01.

一个墙壁刷成浅灰色的房间,田柾国坐在一根独凳上,白色衬衫加领带显得十分精干。聚光灯打在他的头上,形成的光影感似乎正好。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拿着录音笔的女记者,除此之外还有好几个举着摄像机朝他聚焦的摄影师。田柾国两只手握在一起将手臂放在大腿上,上半身前倾,专注地听着记者的提问。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开关。”他沉声道。

“皮肤,眼界都是人的界限,但科技可以打破这种界限,让人融化在艺术里。”

陈述之时田柾国带着浅浅的微笑,那其中有不少蕴含的感情。其中自信占了大多数,他望着点头朝他抛出下一个问题的女记者,脑里早已构想出了另一个回答。

“关于有人质疑您的作品不过是用一个漂亮盒子装了一个虚无的世界,您的看法是什么呢?”

田柾国舔舔嘴唇,十分坦率的说道。

“我对日常话题没什么兴趣,我对什么能改变人更感兴趣。”

*

C市的bts艺术区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在画廊门口排队的人群似乎能将大门挤塌。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冲着这次“全球十大必看艺术展之一”的名号而来。这是这个新媒体艺术团体在中国的第一次展览,此前他们已相继获得了来自全球各地观众的惊叹。

与大多数艺术团体不同,团队真正的艺术家只占少数,更多的是程序员、数学家、建模师等等,这更像是一个“高科技专家小组”,但他们创造出的作品,被无数人在微博上评价“美哭”。

而这个由几百人成员组成的创作团队,其创始人田柾国更是年纪轻轻便荣获无数的殊荣。几乎斩遍了设立的各大艺术奖项。

“哇......”

朴智旻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金泰亨,一边走一边抬起头看着展厅内被称作“花之森林”的大型艺术装置,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叹。四季的花朵随着他与金泰亨的驻足而簇拥着开放,比“乱花渐欲迷人眼”更上了一层境界,艺术家在场馆内树起鳞次栉比的镜面。

目光所及皆是繁花似锦。朴智旻尝试着伸出手去触摸墙壁,然而等他触摸到墙壁时,花朵却因触碰而摇曳着凋谢了。

“智旻哥。”金泰亨朝前方伸出手,在空中挥动。

展馆内放着风铃声响的背景乐,金泰亨所能感受到的,仅仅便是风铃碰撞的声音,还有人群来来回回的走动声了。

“嗯,怎么了泰亨?”

朴智旻闻声握住了金泰亨的手,把他的手放在墙壁上。

“这是......”

“一面墙壁。”

“喔...”金泰亨点点头,感受到墙壁光滑的触感,手在上面摩挲了摩挲。“智旻哥,我面前有什么?”

“花。”

“花?”

“嗯。”朴智旻环顾四周如同误入繁花深处的展厅,“数不清的花。”

“有什么颜色?”

“很多,五颜六色的。”朴智旻带着金泰亨的手朝前动了动,“你手碰到的地方,这些花就凋谢了。”

“那一定......”金泰亨斟酌了一下措辞,“一定很美吧。”

展厅内有小孩子的惊叹声,他们三五成群围着大大的镜子转啊转,时不时睁大了眼睛望着墙壁上的花朵出神。

朴智旻静默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鼻子有点酸酸的。

金泰亨可能,永远都看不见了。连花开花落都再与他无缘。

发觉到朴智旻异于平时的沉默,金泰亨转过头,对着朴智旻的方向问道:“怎么了哥?”

朴智旻一瞬间回缓过来,用轻快的语气对金泰亨说道,没事啦。继续看。

等到金泰亨放下心转过头去,朴智旻站在原地,看着地面上无数金色花朵。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那不是自己站的方向。

而金泰亨依然朝向那边,傻乎乎地发笑。


02.

难得没有了被无数人拉去采访的行程,田柾国裹着浴袍窝在床上,笔记本里开着overwatch的登陆页面,密码输了几个字符就戛然而止了。田柾国过一会又摇身一变成了穿着运动服的青年,一百个俯卧撑做完额头上便有了细密的汗珠。他拿着毛巾对着镜子擦自己身上的汗水,感觉还不够他拿出拳击套又狠狠来了一次十几分钟的拳击。

最后他再次打开笔记本,网页中不知何时登出了自己展览的消息。描述依然如此前的报道一样千篇一律——全球十大必看艺术展之一登陆中国。

田柾国皱了皱眉,有些时候自己的无所事事是信息量爆炸的互联网也不能拯救的。

打开INS,twitter,Facebook,查看新一波的评论,踩与点赞,像一个个攀升的音符跳进田柾国的视野。视频和长文,总是分成极端的两个派别,自己的粉丝和厌恶自己的喷子,不断地进行着褒奖与贬低。

做点什么吧。

出去转转也好。

总比像一株烂掉的植物死在狭小的盆栽里要好很多。

*

"This is an S.O.S
我不得不发出求救
Hard rain was falling
我的世界暴雨倾盆覆水难收
I didn’t think twice
不等我回神醒转"

田柾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散着步,远远地,在靠近大海的地方,有一座红白相间的灯塔。

不如去那里看看。

田柾国手机能收到C市本地的广播了,此时电台里正播着一首舒服的New Age风格的乐曲。看了看GPS里自己的位置,那个小小的蓝色坐标,不急不慢地朝远处灯塔的方向移动。

一辆巴士从他身边缓缓开过,道路旁有为自行车开辟的专用车道。

街头有穿着苏格兰格子裙吹口琴的街头艺人,收集硬币的罐子闪闪发亮。

不远处的灯塔似乎随时恭候着,欢迎那些来散步或者背着照相机的人们。

这座城市像是在温柔地呼吸着。

*

属于沿海城市的海风,钻进轻盈的布料里。面前是张开双臂仿佛就能触碰到的边际的天幕,登上小山丘的顶峰,视野如同穿越般开阔起来。

满眼的绿色。蓝色。白色。

耳机里放着future bass,鼓点等同于一桶冰水。尽数倒入田柾国的脑里。

对于常年生活在内陆城市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美。路道旁种满了高大的热带植物,一如他在美国L.A的long beach看到的棕榈树一样。无论是什么季节,都给人处于盛夏的清爽感。如果女孩子翻开自拍软件,那么冷色滤镜就务必适合。

无比绚烂。无比美丽。无比静谧。

若是这样的景色,再加上几抹亮色的话。

——就像现在这样。再完美不过了。

曲径通幽处的开阔绿地,红白灯塔展现在田柾国眼前。海鸥们成群在天空扑扇着翅膀,降低高度,再降低,最后脚蹼触及到平坦的地面,踱步着走到正在专心写生的青年身边,歪着脑袋好奇地打量着他,他们越聚越多,最后在青年身边形成一个白色见多的小圈。

好像一个仪式。

而中间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这一切,海风吹过他的发梢,他的红色外套被风带起来,像不知从哪一个国度前来的王子。田柾国看到他的侧脸起伏,如同远处绵延的绿色山峦。只是他坐在钢制轮椅上,手肘时不时会被坚硬的扶手磕到,他看到他轻轻皱了皱眉,那一瞬间他又变成从古老树林里来的精灵。

田柾国放低了脚步声靠近他,见惯了人类的海鸥从不怕生,祈求的眼神好似在求他给点吃的。

田柾国笑着摇摇头。我还真没有。

金泰亨蘸取了一小点红色颜料,柔软的笔尖轻轻地在水彩纸上刷了两刷。他靠着头脑里的想象画图,他感激在没失明之前,他就已经把这里的景色环顾好几遍了。这是红色吧。他想道。那就一定要深刻一点,让导师记住这幅画中最鲜明的是红色。

失明带来的好处便是听觉变得格外地发达。

田柾国轻手轻脚地走到金泰亨身边,画板上的景色不像写实,反而是很梦幻的色调。云朵是粉色和蓝色交织的配色,金色的光衬上红白灯塔,逆光显得一切格外绮丽。

“你好。”

金泰亨依然用笔在画上涂抹着艳丽的红色,眼睛轻轻闭着。语气十分温和。

毫无疑问是对着田柾国。

“你好。”

田柾国双手插在裤兜里,重心放在一条腿上站着,显得更偏向金泰亨一点。他撇眼看到金泰亨边幅圆滑的指甲,还有沾了少许颜料的毛边衣袖。

他轻声回应道。就站在他身边。中间也没有其他的对话,金泰亨像是默认一般允许他站在身边看自己做中间段的填色,田柾国取下耳机,海风灌进自己的耳朵里,底下是拍击着海蚀崖的大海,海浪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从背后看,两人的阴影拉得长长的。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你能看见吗?”过了很久,田柾国问道。

金泰亨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一场事故。但是活了下来。不过很遗憾的,我就看不见了。”

说话的语气很淡,像是无数的伤痛都被海水冲淡了。最后凝结成这短短的一句话。

田柾国沉默了片刻,心中升腾起有些许的惋惜。他隐约记得C市是有国内一所著名美院的,那么这个青年,十有八九一定就是那所学校的学生。也对,这个城市拥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美院能在这里落地生根,实在是正常的事情。而他的出生地,像冬将军征服了世界,每时每刻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田柾国忽然动了一个心思。

他的团队从不缺人。每次收到的应聘信息总是让人多得头疼。但这次他似乎有了想应聘这个才见面的青年的意思。

只是直觉。

仅仅是直觉。

“我想你拥有了一个能够改变自己的机会。”

田柾国目视前方,看着前方静止在时空中的红色灯塔。

金泰亨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田柾国。下意识想去碰田柾国的手,却发现自己与他并不是他与朴智旻的关系,又悄悄地收了回来。

触碰是另一种交谈方式。

“愿意来我的团队实习吗?”田柾国戴上自己的耳机,震耳欲聋的电音透过耳机穿过脑颅,“也许你并不熟悉我,但我的展览正好在这里举行。”

金泰亨一怔,黑暗的世界仿佛透过眼睛变得稍微有光亮了一点。旁边这个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似乎在他面前有了具象化。

如果没有猜错。如果是正确的话——

“我叫田柾国。不了解我没有关系。我可以用足够的时间让你了解我这个人。”

海鸥展开翅膀,身体脱离地面,朝远处的天幕飞去。


03.

轮椅的车轮碾过一个被喝光的饮料罐,轮椅像散架一般地猛颤了一下,金泰亨不受控制地发出了一声闷哼。推轮椅的朴智旻立马停下来,把掉在地上的颜料一个一个捡起来。

街道两旁的霓虹灯招牌五光十色,omelas酒吧里暖黄的灯光如同散发着温暖的巨大的茧,仿佛随时都有金黄的蝴蝶破茧而出。霓虹灯闪,蓝色的微光镀在金泰亨的发梢,旁边店铺拉下的卷帘门投下他与朴智旻的剪影。

浓郁的黑色。

“哥。”金泰亨触碰到朴智旻的头发。蓬蓬松松的,还有点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水滴。

此时已近傍晚。汽车的鸣笛声在街道边此起彼伏。黄昏给街道又染上了些许的暗黄色。朴智旻将颜料好好放在金泰亨的手里,其余的装进自己的双肩包。

金泰亨坐在轮椅上,背上背着大大的画板。而朴智旻才从美院上完艺术导论课出来,手里边抱着大大小小的厚书。

虽然两人的专业成绩都十分优异,但比起那些成绩又好,家里边也经济富裕的学生来说,经济方面还是逊色了许多。

朴智旻推着金泰亨,走过高楼大厦林立的街道,走过人群密集的斑马线,再走过一家家亮着“open”字样的便利店。道路边的建筑变得越来越低矮,越来越陈旧。最后他们走到一栋有很长年头的居民楼,建筑投下的阴影笼罩了朴智旻半张脸。

“泰亨,该走路了。”

“嗯。”金泰亨点点头。

两个人租的房子在五楼,整栋楼没有电梯。墙壁边贴满了难撕的小广告,朴智旻扶着金泰亨的肩膀,还有一只手提着折叠起来的轮椅,两个人就这么慢慢地往五楼爬楼梯。

金泰亨犹豫了片刻,手里攥着朴智旻柔软的衬衫布料,不知不觉他的手心出了汗。

“智旻哥。”

“怎么了?”

“有人主动想给我工作。”

“.......什么?”

朴智旻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说如果我愿意,可以到他的团队去实习一段时间。”金泰亨默数着已经走完的台阶,“我在海边画写生的时候,站在我身边一直看。”

“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金泰亨从包里抽出一张名片。

“他说他叫田柾国。”

空气仿佛静止。

半晌,金泰亨听到朴智旻哽咽的声音。

“太好了,泰亨......”朴智旻颤抖着声线道,“太好了......”

“你能这么幸运,真是太好了。”


04.

"妈妈,你看。是花啊。“

田柾国戴着鸭舌帽走进展厅,旁边有孩子欢快的笑声。他将帽檐又压低了一些,没有人能认出他就是这个展览的总设计师。

花。绚烂而易逝的东西。

所过之处都是繁花似锦。

田柾国站在展厅的正中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世界被一片黑暗笼罩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停流动的声音。

男人的。女人的。年长者的。小孩的。

声音。声音。声音。

世界如同一个巨大的音响,环绕在他的身边。

在如同白纸一般扁平的意识中间,突然闪过一个人的毛边衣袖,圆滑的指甲,以及一双蝴蝶结绑得好看的靴子。

像来自不知何处的颜料,留下了五颜六色的痕迹。

最后它们都消失了,田柾国睁开了眼睛。来来往往的人群,映入他的视野。

原来那是他的世界。

*

海风卷起地上的砂砾吹起来,拍得金泰亨的脸痒痒的。海鸥在上空盘旋,发出悠远的长鸣。棕榈树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隐约之间能够听见远处海滨餐厅音响里播放的edm音乐。

”Nothing really matters when our love is made of matter

   当我们的爱由物质构成时 什么都不重要了“

金泰亨用手在画板上摸索了一番,摸到了画板的边缘。白纸和画板之间的分界线有点硌人。

感知。即是一切。

失明过后,金泰亨明白了这个道理。

画画也是如此,将自己所感知的一切,尽自己所能,把光影,色彩,线条与自己的感情融合在一起。

即使失去视力也没有关系。

*

田柾国远远地站在金泰亨身后,他依旧是在之前的老位置。仿佛是习惯了一个人静静待着,田柾国选择不去打扰他。

想象一下吧。

海风。高地。棕榈树。海鸥。灯塔。

一切以蓝色为主调,画面的主角是一个拿着笔刷的清爽男生。

用”绮丽“这个词,足以形容现在的一切。

田柾国从树丛里绕出来,走到金泰亨的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而金泰亨丝毫没有感到惊讶,转过身来朝田柾国微笑,手抓住田柾国的衣袖晃了晃,算作打了招呼。

"你好,田柾国先生。"

田柾国摘下一边耳机。

"要听吗?"

"什么?"

"歌。我想我们听歌口味应该很相似。"

田柾国把耳机戴进了金泰亨的左耳里。正好进入了歌曲的高潮部分。

音乐传进金泰亨的耳里。半晌,他笑起来。

"确实很像。"


05.

炎炎恹恹,蝉鸣蔓延的夏天。

田柾国看着远方的地平线,思绪飘去了很遥远的地方。

炎热不堪的仲夏构成了他的整个童年。而现在这里的夏天却显得温柔地过分。

“决定好了吗?”他低下头,朝金泰亨问道。

金泰亨点点头。

“嗯。”

那你的答案是?

“我还是...暂时不要这份工作吧。”他把画笔放在小水桶里蘸了点清水,“我有个哥哥,我怕我走了,他会寂寞。”

也许跟着面前这个人,会走遍世界上很多地方吧。

工资之类的,也不用担心。怎么说在世界上都十分出名的艺术团体,待遇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是智旻哥。

表面上笑得开心,实际上怎么可能舍得自己走。

“是吗......”田柾国对金泰亨的答案显得也不是特别惊讶,点了点头。

是更喜欢待在巢里的鸟儿啊。

金泰亨见田柾国没有多大的反应,有点愧疚地拉住了他的衣袖晃了晃。

“你下次还会来么。我是说,嗯......如果可以,我能给你画一幅画。”

他埋下了头,不太好意思地抿着嘴笑了。

那一瞬间田柾国心中恍惚了一下。突然找不到其他的词汇来形容他的感情。

像水滴落入大海,像火苗逐渐燃烧。

如同被人偶师操纵了一般,田柾国弯下腰去,在金泰亨被阳光晒得有些发烫的头发上,缓缓地,慢慢地,在镀上金色的发梢间,留下了一个蝴蝶扇动翅膀般的吻。

近乎虔诚。

“......?”金泰亨抬起头,表情有点迷茫。

“刚才是什么东西?”

田柾国把歌切到了另一首,语气很是轻快。

“不知道。可能是一滴水吧。”


-TBC-


【后记】

大概...这才是我平常的文风......。不知道大家习惯吗?[...]

果然太喜欢正泰了。真想把所有美好的词汇都给他们。

每次看到这张图心里总会温暖得想哭。

前几天又听到闪闪主唱去世的消息。说真的,做爱豆太不容易了。

请大家一定要珍惜他们。无论是我现在写的正泰,还是防弹七个人。

请爱他们......。

这篇文是跟以后会发的一篇南硕文相关联的,比如说文中的omelas酒吧就是设定中金锁经营的。

因为还有泰泰生贺。所以把这篇文分成上下来写。估计有1w+字。

希望大家喜欢。

感谢。

【ps.背景设定来自今年在北京798艺术区开展的花舞森林大型艺术装置展览】





评论(2)
热度(67)
  1. homukohomuk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omuko-army
© homuko-arm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