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正泰】swing

homuko:

*一发完结

*swing n.秋千,摇摆

*BGM:white blood-oh wonder

*200粉贺文(?


正文

1.

童年的眼睛看到的都是温暖的颜色。

他牵着母亲的手,来到附近的小公园,好奇地打量每一个角落。

一个穿着红色条纹衣服的小男孩,在秋千上高高荡起。

也许是想要一个能够一起玩耍的玩伴,男孩看到了他。

秋千高荡又落下,最后停在了原来的位置。

他看到他朝他跑来,眼睛里像是有灿烂的星星。

他冰冷的手指被男孩捂热。

“我叫田柾国!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哥哥?”


2.

“最近在学校都学了什么?”

两人的书包都扔在一边,金泰亨推着坐在秋千上的田柾国,像往常一样问着他。

“嗯…语文的话,老师教我们写作文了。数学在学乘法分配律。”

田柾国嘴里含着黑糖味棒棒糖,微卷的黑发蓬松,在秋千的上下摆动下飞起又落下。他望着天空中留下的飞机云,看起来如同前天金泰亨买给自己的棉花糖。

金泰亨轻轻推着他,看到他长长的睫毛。

“那比起数学和语文,更喜欢哪一个呢?”

田柾国撅起嘴巴想了想。

“语文吧。”

“哦?理由是什么?”

田柾国将棒棒糖举到能被阳光照射的位置,颜色顿时变得鲜亮起来。

就像泰亨哥哥头发的颜色。

金泰亨第一次遇见田柾国,田柾国还没上小学。现在田柾国三年级,金泰亨五年级。金泰亨渐渐也懂一些成长的事情了,对待田柾国也不像以前那样疯玩在一起,更有了身为哥哥一般的责任。

“因为泰亨哥哥喜欢啊。”

田柾国转过头,脸蛋红扑扑的,笑颜灿烂。

金泰亨一瞬间心里暖暖的。

我会照顾他的。

一直照顾他。


3.

五年后。

“泰——亨——!”

田柾国一见到从公园门口走进来的金泰亨,立马开始百米冲刺,毫不犹豫地直接忽略了金泰亨的不知所措,上来就给了金泰亨一个熊抱。金泰亨差点一个没站稳摔下去。

这小子…

以前还比自己矮一头,现在都差不多跟自己一样高了。

"哥。“田柾国轻声道。他闻到金泰亨头发上洗发水的香味。

“嗯。”金泰亨揉揉田柾国的头发。

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啊。

那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呢。

*

田柾国站在秋千上荡得老高,比起以前他早就长重了不少。秋千承受不住似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金泰亨靠在一边,看着秋千底座左右摇晃得厉害,忍不住叫了声柾国。

"怎么了?"田柾国睁大了他的好看兔眼,看起来十分有无辜感。

金泰亨踮起脚敲了敲他的脑袋。

"你这样迟早会摔的。”

田柾国笑着挽起他的衣袖,年纪不大手臂上却有了明显的肌肉。

"没事儿。我经摔。”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满脸无奈的表情,从秋千上跳了下来。他往金泰亨手里放了一根棒棒糖,口味隔了好几年了还是没变。

黑糖味的。一如金泰亨的发色。

“泰亨哥读的哪个高中啊?”

“Q大的附属中学。”

田柾国靠在金泰亨身边,天空阴沉,看起来要下一场大雨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带雨伞。

“那很好啊。”田柾国有一句没一句地说道,“是重点中的重点吧。”

“你也考那所吧。”金泰亨剥开了塑料壳,学着田柾国将棒棒糖叼在了嘴里。继而伸了个懒腰。

“你考上了,我就在学校给你撑腰。”

“泰亨哥的小身板,怎么给我撑腰?”田柾国笑得更开心了。

两人都无比珍惜这次的见面,金泰亨最近搬了家,学校又是周末才能回来的寄宿制学校。能见面的时间少得可怜,田柾国一见到金泰亨,脑子里什么都没想,直接冲过去就搂住了他。简直恨不得和这个哥哥待上一整天,把想去的地方都去遍。

"你过来了,自然就知道了。”金泰亨不但没生气,反而还挺有自信地在田柾国面前打了个响指。

“行。”田柾国假意做了个朝金泰亨手指咬去的动作,“今年我初二,明年考给你看。”

“凭你这句话?”

“嗯。凭我这句话。”

“好,我等你。”


4.

田柾国顺顺利利地考上了Q大的附中。还是以年级第一的成绩。

但金泰亨却搬进了与本校相隔遥远的高三校区。

两个人再次擦肩而过。

*

“你为什么不能只比我小一岁呢?”

田柾国坐在长椅上,旁边的秋千正在维修,还新上了天蓝色的油漆,看起来跟新的没什么差别。

听着田柾国略显生不逢时的语气,金泰亨合上了诗集,跟往常一样顺了顺田柾国的毛。

“会见面的。"他笑。

田柾国有种异样的感觉。

他总觉得,不能再像以前这样,被泰亨哥这么...宠溺地摸头了。

“你看的什么书?”田柾国选择岔开了话题。

金泰亨愣了愣,显然没意识到田柾国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连忙翻开书的扉页。

“<原野和城市>,一位比利时的诗人写的。”金泰亨闭上眼睛,诗句便脱口而出。

“这是感触的城市啊

热烈的虔诚和庄严的骸骨与骷髅啊

而无数的道路从这里无限地朝向它去”

金泰亨的语调轻柔,而田柾国也十分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听他读诗是一种享受。

“你也可以写啊。”田柾国笑道。

“嗯?”

“你写,我看。”

“写得不好啦...”

“写得多差我都能看。”


5.

金泰亨还有一周高考。

被数学竞赛忙得焦头烂额的田柾国,破天荒地推掉了所有老师为他安排的行程。

金泰亨接了田柾国的电话。他说,要一起出去吗,泰亨哥?

金泰亨说好,我在哪里等你?

听筒另一边的田柾国发出好听的轻笑声。

“还能在哪里?当然是老地方了。”

已经过了变声期的田柾国,声音变低沉了不少。金泰亨忽然意识到原来田柾国已经长大了。

这样的话,他是不是不太需要我了呢?

以前的小公园自从田柾国进了高中,两人都没有时间再去。金泰亨虽然总是能从老师那里听到田柾国的消息,不过真正的碰面却少之又少。他应该变得更好了吧?什么竞赛都能看到他获奖的影子。

而自己没有理科那样敏捷的思维,唯一让他骄傲的时候,便是他握住笔,考出别人都无法企及的语文成绩。

大概如果自己真的只比田柾国小上一岁,撑腰的那个人还是田柾国吧。

几乎是看着长大的,他视之为珍宝的弟弟。


6.

田柾国站在公园的大门前等他。

如果说内心没有一份激动,那应该说的是假话。

没有几分钟,他看到金泰亨出现在人群中间。穿着一身棕色的风衣,也许以为自己错过了约定的时间,连脚步都是匆匆忙忙的。表情中明显带着不安。

“哈啊...柾国.....我迟到了......”金泰亨连声道着歉,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田柾国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哪有迟到。”

“...啊?”

田柾国十分自然地弹了弹金泰亨的脑门。

“是我来得早。”

*

田柾国在自动售货机上点了两盒草莓牛奶,从售货机的反光中他看到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的金泰亨,看着看着竟然忘了两盒牛奶早就掉进了出货口。

不知何时。

他发现自己对于金泰亨的感情,远不止单纯的兄弟那样的简单。

也许是每时每刻。自从他第一次有了喜欢一个人的情感开始。

他发现他离不开金泰亨了。

“啊。谢谢。”金泰亨笑成了四方嘴。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连自己最喜欢的喝的草莓牛奶都快忘到九霄云外了。

有个体贴的弟弟,真好啊。

“泰亨。”田柾国忽然轻声唤道。

“怎么不叫哥——”

哥。

田柾国抓住了金泰亨的手腕。表情十分严肃,跟往日的他完全不同。

你想要什么?田柾国问自己。

他现在,至少现在,是不会接受你的。

可我想要他。

真心实意地,想让他永远待在我身边。

“柾国,你......”

抬头便是夕阳。

天蓝色的秋千。荡起又落下。

如果想要一切都保持原样——美好的原样的话。

“泰亨哥,以后再见面吧。”

田柾国用力扯出一个笑容。即便金泰亨柔软的唇便近在咫尺。

以后再见面吧。在我足够配得上你的时候。

在你能够接受我的时候。


7.

金泰亨是把田柾国当成弟弟来看的。

确实是这样的。一直都是如此。

但是。

那么他毕业晚会的那个吻,又应该如何解释?

金泰亨倒在沙发上,茶几上躺着他如愿得到的来自Q大的录取通知书。在他眼里看来却如此幻灭,仿佛是一张即将燃尽的废纸。

那个已经比自己高出一头的,一直在自己身后一声声喊着“泰亨哥”的男孩。

难道是他一直忽略了吗?

忽略他为什么会从未间断过地追逐自己的脚步,忽略他为什么会一步一步成为他无法分割的人?

难以言喻。

如鲠在喉。

他的确已经足够能承担起一切了。当他穿着他从未看见他穿过的正装出现在大厅入口的时候,金泰亨一瞬间觉得那不是他所认识的田柾国,而是另外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同龄人。

在空无一人的后台,他突然抓住自己的胳膊。

一个炽热的吻便随之而来。

他想过拒绝,想过推开他。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

做不到。

彻彻底底地,他选择接受。


8.

这个从十几年前便一直在的小公园,期间也翻修了多次。

不停地扩大范围,改建游乐设施。

不知是为了迎合孩子们的喜好,那个天蓝色的秋千,竟然一直保留了下来。

金泰亨去的时候,正好是工作人员的下班时间。他好不容易说服了保安只是想进来看看以前经常玩的秋千,才勉勉强强被放了进来。

秋千没有被好好地维护,有的地方已经生锈了。但坐上去依然很结实,金泰亨尝试着荡了好几下,一瞬间他又忽然想到了田柾国。

想到他的发梢飞扬,像鸟儿的婚羽。

想到他两只腿翘着,在空中上下晃啊晃。最后转过头来,朝着自己露出治愈人心的笑容。

想到他在自己最熬不过去的时候,待在自己身边说着没关系。

从童年到少年,从少年到成年。

他似乎都同这架秋千一样,从未离开过。

不是吗?

难道不是吗?

金泰亨捂住脸。

一直都是啊。


9.

田柾国坐在秋千上,似乎之前有人来过,积起的灰尘也比旁边的跷跷板少很多。

不过他知道,金泰亨不会来的。

他从来都是坚决而果断的人,这一点田柾国心知肚明。

就算是多熟悉的人,但对他来说,原则就是原则。是不能够破坏的。

他感受到铁链上金属生锈的凸出质感。头顶的树梢上滴下来一滴水,落到田柾国的鼻尖上。继而一滴、两滴,天空不知何时变得阴沉了下来。城市总是这样,下雨总是措手不及。

“这是感触的城市。”

田柾国忽然想到几年前,金泰亨在同样的地点,闭着眼睛对自己念的诗句。

尽管早已与当初对金泰亨说走文学的道路分道扬镳,但他念过的诗,他却每一句都记得,在理科生清一色追求逻辑性的作文中,他也算是独树一帜了。

秋千荡起。

没有雨伞。没有雨衣。田柾国任由自己被逐渐淋湿。

“Said you'd always be my white blood”

第一次见到他,他胆怯地牵着他母亲的手,目光中却掩盖不了自己的好奇。

以为是比他小的孩子。

“Elevate my soul above”

他从背后帮自己推秋千,总是让他先玩够了。自己再慢慢地坐上来。

“Giving me your white blood”

他考上了市内最好的高中,自己不敢告诉他,不要去。

“I need you right here with me”

请留下来,陪着我。

我会注视着你,登上灯塔的最顶端,在你荡到秋千最高点的时候,我会接住你。

让你不至于在坠落的时候感到害怕。


10.

金泰亨举着雨伞在雨中狂奔。雨伞不受控制地翻了起来,金泰亨直接把他扔在地上,自己顶着瓢泼大雨在街上奔跑。

请一定要......

在他还没离开的时候。


11.

“田柾国!”

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田柾国抬起头来。

金泰亨的全身湿透了。

同他一样狼狈不堪。

什么都没说,金泰亨大步跑过去,环住了田柾国的脖子。

一个用尽他全身力气的拥抱。

“我来接你了。”金泰亨把头埋进田柾国的颈窝里。

恍若隔世。

“嗯。”田柾国吻了吻金泰亨的脸颊。

“你也别走了。”


I need you right here


with me.


-END-

【后记】

这是一个临时产的脑洞【在看到英语课上swing这个单词之后】

一个小短篇 南硕那个梗还是不好写 于是来成全大家了kkkkk

一片新鲜出炉的正泰文~

虽然因为想要今天写完 被家人给骂了呃【。

不过white blood这首歌是真不错 甚至说no wonder这个组合的歌我都喜欢

希望大家喜欢这篇喔~

评论
热度(78)
  1. homukohomuk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omuko-army
© homuko-army / Powered by LOFTER